手机版
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先锋故事

周智夫的故事

周智夫(资料图)

周智夫(资料图)

  信仰的力量

  周智夫,1924年11月出生于江苏睢宁。1943年9月入党,1944年9月入伍,1982年3月离休,离休前系原第二炮兵某基地医院副政委,离休后为北京卫戍某干休所副师职离休干部。

  不了解的人都会有疑惑,周智夫先入党后入伍?翻看他的履历就会发现,入党比入伍早正是周智夫革命人生的一大特点。

  周智夫在《历史思想自传》中就透露了他当时的入党动机:感到很神秘,将来一定能吃得开。

  “吃得开”,是一个小学没毕业、年仅19岁农村青年的朴素想法。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我党羽翼未丰、缺粮少枪,如果暴露共产党员身份,就有被杀头的危险。是什么让周智夫一步一步向党组织靠拢的?难道他只是为了 “吃得开”?他就不怕被杀头吗?

  这是信仰的力量。10岁时,周智夫就听邻居赵存喜说起八路军的地下秘密组织——青年抗敌救国团。他告诉周智夫,八路军专门抗日,让老百姓不受人压迫,还带他去参加青救团的秘密会议。虽然年幼,但八路军打鬼子的故事对周智夫触动很大,不知不觉已在心里埋下向党靠拢的种子。

  1939年,村子里第一次住进了八路军。村民们开始还有些害怕,不敢接近。国民党的地方部队来村里,常打碗摔盘、打人骂人,临走时不是拉差就是抓俘。可八路军对老百姓很和气,不喊大娘大爷不说话,还不断和日本鬼子打仗。周智夫想:八路军这个队伍真好。

  周智夫目睹农民在党的领导下奋起抵抗,进行减租减息斗争,切身感受到,共产党就是来解救受苦受难的老百姓的,他也很想加入这个队伍。1943年9月,经村长周道粉介绍,周智夫光荣入党。多年以后忆起这个时刻,他深情写道:“当时自己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

  入党,是周智夫人生最重要的一次选择,自此他的思想日趋成熟,觉悟不断提升。1944年9月,淮北分区地委来命令调一名区委会干部去分区政训班学习,这意味着要从地方转入部队工作,要上前线打仗。周智夫站出来说:“危险我不怕,我去!”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周智夫在干休所小花园中阅读报纸(2015年4月9日摄)。

周智夫在干休所小花园中阅读报纸(2015年4月9日摄)。

  一道老伤疤 一套旧军装

  周智夫曾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先后参加江苏睢宁县高作镇、安徽灵璧县后马家等10余次战斗,因战负伤被评定为三等甲级伤残军人。

  掀开周智夫衣服,右肋一道伤疤格外显眼,长约10厘米,并向内凹陷。这道跟了他一辈子的伤疤是怎么来的?

  那是1946年4月,周智夫担任新四军淮北七分区独立四团二营四连支部书记。在安徽濠城外阻击国民党军队抢粮的战斗中,他身先士卒,作战勇猛顽强。突然,一颗子弹射中他的左肩窝,贯通右肺,穿出体外,留下了那道永远的疤痕。

  和平年代,每次被问及这道伤疤的来历,周智夫总是这样回答:“能为人民流血,是一生的光荣。”寥寥数语,传递着敢于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

  这是一道感恩之疤。在险恶的战争环境中,党组织始终没有放弃重伤的周智夫,抬着他,冒着枪林弹雨突破道道封锁线,先后7次辗转治疗。周智夫经常说:“我这条命是党给的,没有党就没有我们这一家子。”

  战争在周智夫身上留下的伤疤,见证了党对革命同志的不抛弃不放弃,见证了老一代共产党人的赤胆忠诚,也见证了革命同志间的深厚情谊。

  周智夫戎马一生,对军装情有独钟。即便离休了,此情不减。但凡隆重场合,都会穿着熨得笔挺的军装。一套军装,被他穿了三十余载,已经褪了色,略显老旧。儿女们多次劝他换一套新的,周智夫始终没有同意。

  他说:“勤俭节约传家宝,什么时候都离不了。”在周智夫看来,只要军装不影响军容,就没必要破费买新的。

  岁月流逝,黯淡了军装的绿色,却厚重了军人的底色。周智夫的勤俭美德已融入血脉,进入生活的角角落落。

  走进周智夫的新家,满目皆是简单朴素的陈设,没有一件名贵家具、高档电器。2008年搬入现在的新居后,用了几十年的沙发、钢管床等老旧家具,也随着他“住”进了新家,就连上世纪50年代的牙缸、饭盒、勺子都在继续发光发热。

  搬入新家,居住环境有了很大改善。周智夫专门制作记录除伙食外日常开销的《生活备忘录》。翻看备忘录发现,小到两块钱的卫生间灯泡,大到上千元的电器开支,每一笔都记得很详细,仔细计算了一下,从2009年到现在,周老平均每月开销仅几百元。

  2018年春节,周智夫终于有了一套崭新的马裤呢老式军装。此时,他正躺在解放军304医院的重症病房,神志时而清醒时而模糊……

周智夫一生获得的荣誉章(2018年4月8日摄)

周智夫一生获得的荣誉章(2018年4月8日摄)

  最后一次党课

  “我虽然走不动了,但还想去听听党的声音。”周智夫文化底子薄,为了思想能跟上革命队伍,一直认真学习党的科学理论。他常说,不看书不读报,脑子就会空荡荡,思想就会落伍掉队。年逾九旬,他一如既往听广播看新闻,最爱学的文章是习主席重要讲话,最爱读的报刊是党报党刊,最爱看的电视是《新闻联播》和革命战争片。周智夫常说,人老了身体容易流失钙,但精神上的“钙”决不能丢。

  2016年5月的一天,干休所政委姜东军正在进行“两学一做”学习教育集中学习。授课结束后,所有人都回去了,姜政委发现坐在第一排的周智夫一直未离开,便上去问他:“周老,已经下课了,您为什么还不回去?”

  周智夫说话已经有点吃力:“姜政委,我感觉身体越来越支撑不住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党课教育,今天特地留下来向你请假,以后我可能来不了啦。”那一刻,姜政委被这位老党员的至纯党性深深感动。

  这是周智夫第一次上党课请假。在干休所,周智夫是有名的党课“积极分子”,每次上课他都第一个到,年龄大了,听力日益消退,他就挑第一排离讲台最近的那个位置坐下,静静等候党课开始。周智夫说:“过组织生活就像过日子一样,每次都要认认真真过。”

  据卫生所所长张杰军介绍,周智夫的身体状况近年来越来越差,坐久了就会浑身不舒服,他原本早就可以请假不来上课,但没有轻易提出请假,一直坚持到现在。

  即便请了假,周智夫也没有放松学习。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向干休所要来辅导资料,或利用通播系统在家中认真学习。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1日 07:24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