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先锋故事

画圆人生的句号——追记浙江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王一成(上)

王一成(右二)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向学生讲解干扰素发酵实验。

王一成(右二)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向学生讲解干扰素发酵实验。

  听说王一成要请假,浙江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鲍国连有点吃惊。

  王一成是大家服气的“浙江猪病防控第一人”,也是研究所公认的“台柱子”。自上世纪90年代海外学成归来,他把尖端的分子生物学技术用于猪病临床诊断,就没离开过农科院的科研一线。鲍国连印象中,王一成没请过一次病假,加班倒是常态。

  等看到化验报告上刺眼的胃癌诊断,再一看日期,鲍国连几乎吼出来:“都一个月了还不去住院,为什么不早请假?”

  工作太忙,得了病还硬扛

  为什么不早请假?2016年4月26日医院确诊为胃癌,5月20日才向单位请假、向家人道出病情,与病魔缠斗直到2017年9月12日不幸离世。事后大家才知道,这段时间对王一成来说就像一场生死赛跑。用这段“抢”出来的宝贵时光,他要写完在研课题的结题报告,记录下实验室正在进行实验的数据,把研究工作交待给课题组成员,为养殖户制定好后续的技术指导方案。

  最近,省农科院同事整理王一成留下的资料时,在他的笔记本电脑里,发现完整的工作日记,逐条记录每天的工作内容。特别是去年4、5月间的日记,还原了这场生死赛跑的场景。

  去年4月,王一成已常现胃痛甚至呕吐:“早上6点起床后立即开车到单位,吃了半碗稀饭,胃痛好像减缓”;“今天一整天都在单位,胃痛腹胀,总是难以高效整理余姚项目总结”;“早饭后又胃痛,吐了,感觉特别困,在办公室先小睡一会,然后在实验室检查细菌接种和染色等”。

  在妻子的坚持下,王一成到医院检查。此时,他心里隐约有所察觉,“这么忙,是这病又咋办?”

  检查出胃部肿瘤,取病理组织的那天,王一成还是回到办公室,继续整理项目总结,接着又开车去外地,连跑两家猪场。

  病中奔走,坚持完成检测

  诊断报告出来,确诊是胃幽门腺癌,必须立即手术,但王一成向医生要求:“开药暂缓症状,留更多时间安排工作”。当天下午,王一成又开车到上虞新苗猪场查看。

  5月,他频繁奔走于各地猪场。“上午接青田小赖电话,猪场初生仔猪又发生PED(猪流行性腹泻),要求出诊,上网能订到动车票,就立即赶了过去”“下午3点半,买站票回杭州,同时带回两头病猪肠道”“晚上开车回家路上等红灯睡着,被喇叭声吵醒,到家9点多”。

  5月17日,已经打算入院手术治疗了,他又被海宁猪场一个求助电话叫走。到了猪场,连续剖检了4头病猪,忙到中午,对方留他吃饭,他说,时间紧,要赶回实验室检测。其实当时,病痛已使他无法吞咽。

  直到5月19日,王一成觉得“手头工作已安排妥善,准备明天请假”。他仍记挂着实验室需要更新PH电极,等不及网购,他开车去店里买回来,试用正常后他才放心。

  5月21日一大早,他仍旧照常出发上班,跟妻子说:“这是我住院前最后一次去单位,今天要把实验做完。”

  最后时刻,仍替他人着想

  一直跟随王一成做科研的李军星回想起来,那时只觉得王老师瘦了些,却没察觉其它异常。“无法想象,一个胃癌晚期病人,要用怎样的毅力来强忍疼痛,用怎样的胸怀来面对生死,才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如此从容地替他人考虑,如此无畏地继续奉献着自己。”

  “病重昏迷那几天,一成躺在病床上说胡话,说的都是他还有哪个数据没弄好、哪个猪场还有事。”妻子含泪忆起。王一成住院了,不知情的养殖户打电话咨询,他都耐心作答。病情恶化后,说不出话来,他就努力在手机上打字,为养殖户解难题。

  病榻之上,王一成念叨:“我还有很多有价值的数据没整理出来,研究生的论文还没有修改好,还有很多事没做好,人生的句号没有画圆”。

  “句号”是否圆满,答案自在人心。在同行眼里,王一成和他的团队就是浙江畜牧产业“活地图”“数据库”。王一成带领团队完成了大量科研课题,也获得了丰硕科研成果。浙江近年发生的畜牧疫病,都能较快查明病因、迅速控制疫情,这其中王一成团队功不可没。

  在养殖户眼里,王一成是随喊随到的“贴心人”和“活财神”。他的足迹遍及周边1000余家养殖场,与他有交集的养殖农户数不胜数。追悼会当天,许多养殖户自发地从各地赶来送王一成最后一程。“王老师帮了我们那么多年,没收过一分钱、没吃过一顿饭,我们一辈子都感激他。”回想起当初的情景,一位猪场主早已泣不成声。

  延伸阅读

  你这哪是工作,是在卖命!——追记浙江省农科院研究员王一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5日 06:12      来源:人民日报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