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先锋故事

两棵胡杨树坚守小院中——记“治沙愚公”图布巴图(下)

  图布巴图观察梭梭根部长出的苁蓉花。

  从额济纳旗府达来呼布镇一路向南,视野中的绿色逐渐减少,这意味着离巴丹吉林沙漠越来越近了。两个半小时后,到了沙漠边缘的古日乃嘎查。手机在这里没有信号,砖砌的老房子,简陋的小院,就是图布巴图的家。老旧的木门上,一块“全国文明家庭”的牌子闪闪发亮,它承载的是这个平凡的牧民家庭不平凡的故事。

  像骆驼一样倔强

  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穿着一身褪色中山装的图布巴图,脸上总带着腼腆的笑容。可平日里亲切随和的老人,一旦涉及种树的事儿,脾气倔得像骆驼。

  前不久,有一位老同学来看望图布巴图。这位老同学退休后就和夫人一起游山玩水,看到图布巴图还在为种树奔忙,忍不住劝他:“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还劳碌啥呢,抱抱孙子旅旅游不好吗?”图布巴图只是笑笑不说话。

  劝图布巴图的人还有很多,其中最担心他的还是子女。儿子嘎拉雄浩尔告诉记者,图布巴图曾因前列腺炎和胆结石进了医院,手术后在子女家待了3个月就非要回古日乃去照顾梭梭。那天下着倾盆大雨,车被困在了半路。儿子说不如打道回府,图布巴图一听,打开车门就跳下车,冒着大雨往前走。“他说:‘你们不回我自己走回去!’”嘎拉雄浩尔对父亲生气的样子记忆犹新,“我爸有高血压心脏病,我们都想劝他别干了,但只要提起这事,立马挂电话,谁劝都没用。”

  梭梭的种子存活时间极短,育苗是个又难又累的活儿,为了节约成本多种树,图布巴图从不买现成的苗子,梭梭苗全部都是自己用种子培育而成的。“我这个人自己能干就自己干。”图布巴图一脸自豪。

  “大家都说我是骆驼脾气。”图布巴图谈到别人的评价,也忍不住笑了。骆驼有两个特点,一是脾气倔到极点,不达目的不罢休;二是认家爱家,无论多远总能找回家。对种树治沙的执着和对家乡的深情,就是图布巴图身上的“骆驼精神”。

  像花叶一样依偎

  像骆驼一样倔强的图布巴图,面对再大的困难和失败,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而他唯一一次流泪,是因为妻子陶生查干。

  “我们是在初中毕业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我去甘肃上大学,走的时候我跟她说,你着急就找别人吧。结果人家却说,我等你。”回忆起往事,图布巴图语调温柔。

  对图布巴图种树的决定,陶生查干一开始也很犹豫,她想去城里和儿女团聚。为了说服妻子留下,图布巴图给陶生查干买回了7只小羊羔:“等这几只小家伙长大了,咱们再回县城不晚。”于是,两人一个种树,一个养羊,各自找到了生活的乐趣。

  2011年,陶生查干突发脑溢血,一度病危。在妻子命悬一线之际,图布巴图泪如雨下:“我觉得再难的路,两个人一块儿走也好走得多。”如果妻子不在了,这条路该怎么走下去?幸而手术成功,陶生查干转危为安。术后陶生查干瘫痪在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连话都说不出来。图布巴图担负起了护理的重任,还学会了给她讲故事。突然有一天,失语许久的陶生查干蹦出了几个字:“羊,羊……”妻子终于能说话了!图布巴图欣喜若狂。在图布巴图的精心照料下,陶生查干身体逐渐康复,已能独立行走。

  对妻子,图布巴图始终怀有愧疚。当记者问起这些经历,图布巴图泪水盈满了眼眶。“所有的人里,只有她从来没劝过我放弃。”

  像胡杨一样守望

  自打退休以来,图布巴图夫妇把大部分的积蓄都花在了种树上,住的始终是那套公家分的旧平房,名下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房产。由于长期风吹日晒,两位老人看上去比同龄人更加苍老,但他们无怨无悔,对种树治沙乐此不疲。图布巴图说:“孩子们要我们去旗里住,我们在这里都习惯了,不想离开。”

  对自己生长的家乡,图布巴图不仅想让它变绿,也想让它变富。肉苁蓉是一种寄生在梭梭根部的名贵中药材,在绿化造林的同时,图布巴图还不断尝试改良肉苁蓉人工嫁接技术,并无偿传授给牧民,让他们走上小康致富之路。目前,当地牧民通过种植梭梭嫁接肉苁蓉,每户年均纯收入增加了4万余元。

  面对每年动辄收入数十万元的肉苁蓉生意,图布巴图自己却坚持不种肉苁蓉:“我唯一的想法就是种树还绿,肉苁蓉过量种植可能会引起梭梭死亡,我就不种了。”在图布巴图心里,梭梭林比什么都重要。

  “我要干到我干不动为止,那以后,这片地就是集体的。”图布巴图的话语朴实而坚定。院子里有两棵胡杨,一高一矮,并肩而立。他给它们取名为“夫妻树”,就像他和陶生查干一样相依相偎,“等我们俩都走了,这两棵树就继续守望在这里”。

  延伸阅读

  大漠·梭梭·老人——记“治沙愚公”图布巴图(上)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1日 06:14      来源:光明日报 打印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