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先锋故事

杨汉军:母亲留下“堂堂正正做人”的家训,他做到了

  20日10时,长江日报记者走进位于水果湖步行街附近的一栋单元楼。这是一栋很不起眼的居民楼,沿着老式的楼梯间走上去,二楼就是杨汉军的家。杨汉军的妻子姜枫在家里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走进客厅,沿着窗台是一排淡黄色水曲柳的储物柜,同样材质的电视柜,一组看得出年头的深蓝色布艺沙发,一个深红色的老式木质茶几,此外就再没什么了。这种装修风格在很多武汉家庭已经更新换代,而他们家还和2000年刚搬来时一样。浅黄色的墙壁上,唯一的装饰就是电视柜上方四幅小小的花卉主题装饰画,它们见证着这个家的宁静与温馨。

  回忆起家庭生活的点点滴滴,姜枫说,我们这个小家很平凡也很幸福,“本来我和汉军约好了,周末去看《战狼2》,没想到成了永远的遗憾”。

  【谈成长】

  长江日报:能跟我们讲讲汉军部长的成长经历吗?

  姜枫:汉军来自一个农村家庭,兄弟姊妹五个,他是老幺。汉军从小读书就很勤奋、很刻苦。先在公社一所一般中学读书,后来考到沔阳中学,刚开始进新学校,成绩不太好,特别是物理、化学在之前的学校基本都没学。

  他非常刻苦,刻苦到你们都想不到。夏天农村蚊子很多,为了不干扰学习,他把双脚放在一桶水里,放在水里蚊子就咬不到,就这样在煤油灯下坚持学习。通过一年时间的努力,他的数学和物理就在班里进到前三名。

  汉军每天很早起床。当时营养差,汉军妈妈每天早上额外给他打一个鸡蛋汤,炒一碗饭。对农村家庭来说,这就是对他最大的关怀了。汉军就是这样把高中读下来,后来考到湖医。

  长江日报:听说汉军部长的母亲对他影响很大。

  姜枫:汉军母亲是位了不起的女性,她对他们兄弟姊妹影响很大。

  他母亲在他们小时候就教育他们怎样做人、怎样待人接物,用她的一言一行告诉儿女们该怎样生活。

  虽然她没有文化,但她说再穷也不能穷孩子。儿子姑娘都一样,都要读书。

  当时农村的环境,都说女孩子读书有什么用啊,总不是要嫁人的,但他母亲不这样认为。汉军兄弟姊妹几个都起码完成了初中学业。这在当时农村是很不容易的。

  他的母亲非常勤劳、非常简朴、非常善良,从小教他们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走到哪里都站得住、立得住。

  从小读书就刻苦,为了不让蚊子干扰自己学习,他把双脚泡在水桶里

  【谈孝道】

  长江日报:能跟我们讲讲他和老父亲的故事吗?

  姜枫:汉军真是一个孝子。汉军父亲今年93岁了,老人家耳朵不好,汉军回来就大声地跟他说话,很开心的样子。有空在家,他会说,今天陪您喝点酒。老父亲只要看到他回来,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有时春节,家里人陪老人家打牌,他总是故意输,让老人家高兴。

  上次老父亲生病,不想吃饭,我们给他煮了面条,老人还是不想吃。晚上汉军下班回来,了解情况后,像安慰孩子一样劝老父亲,那还是要吃点东西,不吃东西病怎么能好呢?他说,这回我来下面。说完,他就自己跑到厨房去,很快下了一小碗面条,端到老父亲床头,老人很高兴地吃了。

  汉军父母亲原来都住在仙桃,没和我们住在一起,他只要有时间,就回去看望。2010年汉军母亲去世后,他把老父亲接到家里照顾。

  每逢母亲忌日、清明、春节等重要日子,工作再忙他都要赶回去。尤其是母亲忌日,他总是牢牢记在心里,每次去他都要亲手把墓碑擦得干干净净,回来后,再把母亲的照片擦拭一遍。事情虽小,但表明了他的心。

  这些对后辈影响很大。在他们眼里,幺叔是事业上的榜样,更是家庭中的榜样。

  只要有时间,他就会陪陪老父亲,哄老人家高兴

  【谈做事】

  长江日报:有细心网友发现,时隔几年的不同照片里,他调研时穿的好像是同一双白色旅游鞋。

  姜枫:是的,他平时对衣着要求不高,那双白色旅游鞋就常放在车里。调研的时候,有的路不好走,他就换上。去年防汛时,鞋的底子泡水脱胶,后来去修了一下,还可以穿。

  长江日报:汉军部长在大力推进“红色物业”时曾说,他自己也住在老旧小区,房子漏水失修的心情他懂。

  姜枫:我想他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我们这个小区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的,一直没有物业。以前楼道都是居民轮流扫。天花板有点漏水,没有物业,我们几个住户就自己检查一下,几家人约着补了一下,就这样处理了。

  有些老旧小区条件更差,居民们更期盼物业服务。通过“红色物业”可以把党的工作和社区工作融合在一起,满足居民需求,让党和百姓距离更近。我知道他最近一直在忙这件事,他总说,政策不落实,比没有政策杀伤力更大。

  我觉得汉军生前推的这项工作非常有意义,搞好了,老旧小区的居民都可以受益。

  生前推“红色物业”非常有意义,搞好了,老旧小区的居民都可以受益

  【谈做人】

  长江日报:组织部长这个职位在别人眼里权力很大,亲戚有没有人找他?

  姜枫:他对自己要求很高,对家里人要求也很高。

  家里的后辈们在毕业分配、转业安置、经营创业时也找他,希望他给有关方面打招呼,以安排好一点、办事顺利点,他都耐心地给他们讲政策、讲道理,要求他们服从组织安排,不搞特殊化,鼓励他们多学习、多充实提高自己,遵纪守法、大胆创新。

  汉军就是这么一个很简单的人,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与子侄辈交流,他从来不谈仕途的话题,他说得最多的还是母亲留给他们的那句话,“堂堂正正做人”。汉军这一生,做到了,非常不容易。

  母亲留的那句“堂堂正正做人”,他做到了

  长江日报:你们是什么时候搬到现在这个住所的?

  姜枫:我和汉军1987年成家以后,直到1992年才分到第一套房子,40平方米。2000年搬到这里。我们搬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二手房”了。

  拿到钥匙后,我和汉军简单装修了一下,打了一些柜子,重新刷了墙。住习惯了,一直没再装修。

  浅黄色的墙面漆是汉军选的,颜色暖暖的。他其实是个蛮有生活情调的人,我觉得这个家还有他的气息。

  长江日报:忙碌的工作之余,回到家里,汉军部长有什么爱好?

  姜枫:汉军喜欢听降央卓玛的歌,他觉得她的歌情感很细腻,声音很舒服,我也很喜欢。

  周末闲暇时候,我们就把那台旧音响打开,听听她的歌。有音乐在家里,气氛就很不一样了。

  他原来在省委工作,家离办公室近,几分钟就到了。晚上,他一般都回家吃饭。吃完饭后,我俩还在院子里走一走,然后,他再上楼办公,我先回家。

  我们很喜欢在一起聊天,天南海北,什么都聊。碰到什么高兴的事聊一聊,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也聊一聊,互相排遣一下。有什么好的电影也聊一聊。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电影《战狼2》热映。他说,人家都说很好看,咱们也去看吧。我说好。本来我们约着那个周末去看的,现在成了遗憾。

  我们家就是这么个普普通通的家庭,汉军是一个很接地气的人。我在家里从来没觉得他是个领导,如果夫妻间有这种感觉就不对了。在我眼里,他就是家里的成员。

  长江日报:有人说,汉军部长平时工作太忙,别的人他都对得起,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家里人。您觉得是这样吗?

  姜枫:我不这么认为。尽管工作很忙,但他还是把能够挤出来的时间都给了家庭。他是用心在关心家人。

  我们两个人差不多大。平时生活打理我帮助他,生活中的细节他关心我。特别是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他工作再忙,也要关注、问候一下。

  他有时候看到微信上养生的文章,立马就会转给我看。我身体不好的时候,他看到了会说,你眼睛又肿了啊,今天晚上要几点几点睡觉。我昨天跟你发的东西,你看了没有?他还要再三叮嘱。

  我去超市买东西,只要有时间,他总主动要求一起去,一方面是帮我拎东西,另一方面是陪陪我。

  我们家庭聚餐的时候,只要他在场就特别热闹。

  他一般很早就出门上班,匆匆忙忙也说不了什么话。晚上他下班很晚,如果我们也睡了,那就没机会交流了。为了每天能跟他多说几句话,我们就调整作息时间。每天晚上都要等他,加班到10点、11点我们都等。就是想等他回来说上几句话,或者看着他吃点东西,这是属于我们这个家的小时刻。

  汉军走后,我想得最多的也是我们一家人相处的这样一些小时刻。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特别珍贵。

  我觉得他在的时候,我们这个家很幸福。幸福是什么?我觉得幸福就在细微之间,是一种很平实、安静、温暖的感觉。

  【谈爱好】

  平时几乎没有时间娱乐,唯一的爱好就是在忙碌的间隙听一听民族歌曲

  【谈别离】

  长江日报:汉军部长最后的时刻,没有留一句话,没有机会醒过来见见他最牵挂的人。如果有机会,你最想跟他说什么?

  姜枫:他走的头天我们本来商量好,第二天下班一起去看望正在住院的舅妈,再回家陪老父亲吃个饭。我那天一直在等他,哪知道等来的是噩耗。

  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不是很真实,就觉得汉军只是短暂的离开我们。不经意间突然想起一个什么事,我要跟他说一下,才突然意识到,已经不可能了。

  我不愿意跟他说“最后一句话”,我要把所有的话慢慢跟他说。我总感觉他还在。我们还有机会一起散步、一起看电影……

  (记者夏琼)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2日 17:31      来源:长江日报 打印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