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表彰动态

生命谱就驻村赞歌

——追记云南文山州森林公安局原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石宏

  “石宏,你是不是太累了!你别睡了好吗?赶紧起来吧!我来带你回家了。”看着病床上的石宏,妻子王秀英瘫倒在地,凄惨的哭诉声让在场者心如针锥。

  2016318日,在云南广南县黑支果村驻村扶贫工作中,文山州森林公安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石宏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梗,永远离开了他深爱的事业、日夜牵挂的贫困群众和身患重病的妻子,谱写了一曲驻村扶贫干部不忘初心、忠诚担当的生命赞歌。

  村里来了个贴心的石大哥

  坡脚村村民熊兴德有一双视为珍宝的皮鞋,“只有去做客和过节的时候才穿一次。”望着这双擦得乌黑锃亮的皮鞋,他讲起了背后的故事。

  在黑支果村之前,石宏曾在坡脚村开展驻村工作。到村里后,他发现熊兴德家庭非常困难,连一双像样的鞋都没有,于是送了一双皮鞋给他。“为了顾及我的面子,一开始他说是局里专门慰问我的。后来知道是他送的,我说什么也不要。他为我们做了那么多好事,我不能再拿他的东西了。”熊兴德说。为此,石宏还专门找人做工作,熊兴德才接受了那双皮鞋。

  家人和同事在整理石宏的遗物时发现,除了一件局里刚刚发的外套外,连一件新衣服、一双新鞋都没有。“不用想也能猜到,局里发的制服、鞋子都被他送给扶贫点的困难群众了。”文山州森林公安局副局长程涛说。

  “他一到我们村就开始走访贫困户,经常到老百姓家里拉家常,住到家里还主动帮忙干活,哪家有困难他都会主动帮忙解决,大家都亲切地叫他石大哥。”马关县坡脚村党总支书记甘登培说,“要是没有他,我们村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可他怎么就这么走了呢……”说着说着,50多岁的甘登培吧嗒吧嗒掉下了眼泪。

  “漂亮的球场、平坦的水泥路、哗哗流淌的自来水,以及路边那一排排绿化树,让我们经常想起他。”村民任在富更是道出了全村人对石宏的缅怀之情。

  石大哥也有“古板”的时候。今年初,石宏和几个同事一起去扶贫点,中午在路边找了家饭馆吃饭,饭后,同事田仁梅悄悄把账结了。石宏却说:“我们一起吃的饭,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出钱呢!”说着愣是要拿100元钱给田仁梅,把田仁梅弄得哭笑不得,说什么也不拿这钱。她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在石宏去世后,他的妻子又对田仁梅说起了这件事:我家老石说了,他还欠你100元钱,一直都没机会还上……”

  一个从不“打蘸水”的干部

  在周围人眼里,石宏是一个从不“打蘸水”、真心实意为群众办实事的好干部。云南人经常用“打蘸水”来形容作秀、搞形式主义。

  去年3月,文山州启动新农村建设工作后,57岁的石宏不顾多病之身,坚决要求到扶贫挂钩点马关县坡脚村委会开展工作。去年9月,文山州森林公安局的扶贫挂钩点从坡脚村调整到100公里外的广南县黑支果村,石宏又一次主动请缨转战。快要退休了,他想再为群众做点实事。石宏生前的同事都这么说。

  坡脚村鱼塘堡小组40多户人家饮水困难,石宏跑县里、州里争取物资,不到两个月就建成了一个容积300多立方米的水池。考虑到露天水池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他又协调资金给水池安装了防护栏。为方便养牛农户就近交易,石宏到处联系,在坡脚村建起大牲畜交易市场,如今,交易市场已成为当地养殖户增收致富的重要平台。

  “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说走就走呢。”黑支果村老人杨光会至今仍不愿相信石宏离世的事实。今年71岁的杨光会无儿无女,12岁时生病导致双目失明,多年来一个人住在一间简陋的小房子里,生活异常艰难。去年9月,在走访困难户时,石宏在老人的房前落泪了。他当场就把我责备了一番,并说无论如何都要帮助老人把房子修一修,村民小组长曾龙英回忆说。后来,石宏协调资金帮老人重新盖了一间屋子。采访中,老人说:以前的房子漏风又漏雨,现在终于不用害怕哪天房子倒了把我埋在里面了。

  为了让贫困群众早日脱贫,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石宏还牵挂着贫困户。据驻村工作队队长岳霖回忆,今年317日是黑支果赶集的日子,来办事的群众特别多。石宏像往常一样从早上忙到下午6时许。吃过晚饭后,他又和村委会文书余超一起去瓦厂村小组做贫困户调查,忙完已是深夜。

  18日凌晨1时许,住在隔壁的岳霖接到石宏的电话,电话中石宏说有些不舒服。于是,岳霖和余超赶紧把他送到乡卫生院,被医生初步诊断为心梗,打了点滴后建议去州医院诊疗。病床上,石宏还在说,等从文山回来后要去干田坝、沙坝的贫困户家中走访。输完液,岳霖和余超把石宏背上救护车准备送去州医院,车子才走出80米远,石宏就停止了呼吸。黑支果太远了,当时路也不好,到州医院要3个多小时的车程,这个病根本就等不起。同事遗憾地说。

  办案带头闯险境 和风细雨待同事

  州森林公安局刚刚成立那几年,大案要案特别多,案发地大多是深山老林,民警必须自己带镰刀一类的工具边走边开路才能到达案发现场。作为副局长的石宏,每接到一个大要案,都亲自带民警一起去现场侦查。

  同事程涛至今记得,他们去麻栗坡县一个叫火烧梁子的案发现场,侦查盗伐野生红豆杉案子的情形:火烧梁子位于中越边界,山高路陡不说,还处于封闭的雷区,要去那儿复勘,无异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炸伤甚至炸死,但石宏一直走在最前面。下山时,天已经擦黑了。山路实在难走,一些年轻民警连着摔了好几跤。石宏眼睛不好,浓雾又把眼镜片雾上了,他只好慢慢用手摸索着走。

  工作中,石宏是“拼命三郎”,也是深受下属信赖的好领导。

  程涛说他永远也忘不了石宏那句:“我敢以党性和人格担保,程涛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原来,有一次文山州森林公安局查获了一车野生动物。第二天清点时,发现一条大蜥蜴不见了,便有人怀疑被负责办案的程涛拿去送人或杀掉吃了。“我有口难辩,非常委屈。”程涛说,“后来石宏第一个站出来说,不能随随便便就怀疑自己的同事,我听了,感动得差点落泪了。”几个月后,那条大蜥蜴从单位院子的树丛里爬了出来。“我背上的黑锅才算彻底甩掉。”程涛说。

  在担任森林公安局领导的16年里,石宏身先士卒、率先垂范,主持侦破大案要案;言传身教,把工作经验无私传授给年轻人。当同事、下属进步时,他露出欣慰的笑容;当战友、弟兄有困难时,他挺身而出。面对三等功3次、嘉奖5次等荣誉,他却异常淡然。好大哥、好战友、好领导……所有这些词都可以用在他身上。回忆起与石宏共事的点点滴滴,程涛这个铮铮铁汉几度落泪。

  留给病妻的最后一句话:“那些衣服等我回来洗。”

  “老婆,这个星期我不回去了,这里太忙了,还有好多人家的养老保险没有收,我过两天再回去。那些衣服在家里洗不动就不要洗了,等我回来洗”,316日那天,石宏在电话里对妻子王秀英说。可是,王秀英永远也等不到丈夫回家了。

  王秀英说,石宏是对她体贴入微的好丈夫。“我身体不好,做过几次大手术,听说有一次他等在手术室外,心疼得一直哭,医生都说,很少见这样心疼老婆的,很难得。”

  2009年,王秀英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几乎绝望。后来,在石宏的鼓励下,她绝望的情绪得到了缓解。做了手术后,要长期吃抗癌药物,这种药物会引发过敏,一旦发作,往往会导致窒息,她好几次差点离丈夫而去。看到妻子饱受病痛折磨,石宏舍不得让她做一丁点活。每天一下班回家,就把家务都包了。碰到出差,他会把菜一碗碗做好放在冰箱里,告诉妻子按时拿出来热一下就能吃了。

  王秀英原来在一家企业上班,后来因为企业改制下岗了。为贴补家用,她背着丈夫去餐馆洗碗、端盘子,去服装店卖衣服。身边的人都劝她说,你老公在公安局好歹是个领导,随便找点关系就能解决你的工作问题,何苦出来给人打工?其实王秀英也在丈夫面前提了几次,可都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此后,她也就断了这个念头。

  在妻子眼里,石宏是一台永动机,不管吃饭还是睡觉,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把他叫走。王秀英哭着说:“有的人,到他这个年纪,基本都不干活了,可他总是一直忙。他说过带我出去旅游,可从来没有兑现过。他总是对我说‘没办法了,我只有退休以后才能陪你了’。但他的这个承诺,永远都兑现不了了……”

  石宏走了,带着对妻子浓浓的爱和来不及兑现的承诺。他爱“大家”,也爱小家,一头是深深牵挂的贫困乡亲,一头是体弱多病的爱妻。他也许犹豫过、彷徨过,但最终选择了亏欠妻子,把真情洒向贫困乡村,把无私献给广大百姓。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3日 16:45 打印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