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表彰动态

苏德矿:甘作无穷小量

  “从前有棵树,叫高数,上面挂了很多人;旁边有座坟,叫微积坟(分),里面葬了很多人。”这是大学校园里流传的关于高等数学的段子,用来形容微积分的难学。

  如何让生涩难懂的微积分变得有趣起来?浙江大学的苏教授有绝招——讲段子:

  “当你喜欢一个人,Ta的一点变化你都看在眼里,别人都变成了常数,Ta才是唯一变量。”

  “开车为什么会撞树?因为朝着大树的方向,再一个,就是车速太快。在P点沿L方向的函数值的变化率,跟撞树一样,一个是方向,一个是速度。”

  ……

  为了这些段子,苏教授煞费苦心。除了从生活中找灵感,他还养成了每天晚上看新闻的习惯。“我这里出了两首打油诗,你们看看有趣吗?”身边的老师往往是这些段子的第一读者。

  除了一个个接地气的段子外,他还总结出形象教学法、探索发现式教学法、先练后讲教学法和团队合作学习法等许多独具特色的教学方法。一位学生在很多年后回忆:“苏老师带着我们遨游微积分世界,让我们感觉原来微积分也可以这样有趣地学。”

  那么,苏教授何许人也?他就是被学生称为“矿爷”的浙大数学科学学院数学基础课程教学研究中心副主任苏德矿。

  1988年,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以来,苏德矿一直耕耘在教学一线,将生涩枯燥的微积分上成了妙趣横生的人生课。他常说,自己是一名党员,更是一名党员教师,甘愿当一支蜡烛,为热爱的事业燃烧自己。

  他每学期所教的几个教学班里,经常可以看到自带椅子或站在过道上听课的学生。要上他的课,需要“拼人品”:3000人抽签,名额只有300个!

  为了让更多学生受益,他利用微博开设了第二课堂,利用所有点滴时间进行答疑,平均每天3小时。渐渐地,在微博里提问的,不再局限于全国的大学生,还有中学生甚至小学生及学生家长。他有问必答,有时也转发出去让同学们讨论。目前,他的微博粉丝已超过七万人。

  苏德矿是超高度的近视眼,长时间盯着手机屏幕让他的视力进一步下降,甚至出现了视网膜脱落的危险。手术前几分钟,他还在微博答疑。做完手术,医生要求一个星期不看电脑和手机,而他仅休息了两天。别人问他,这样做为了什么?他说,为了学生!

  “现在一些博士、硕士生加入微博答疑队伍,苏教授压力相对小了一点。但在初期,都是他自己一条一条回复的,这比上课工作量还大,而且他的眼睛那么不好。”谈起苏德矿,浙大数学科学学院副教授毕惟红除了钦佩,还有几丝怜惜。

  立德树人,教师职责所在。与学生相处过程中,苏德矿注重引导他们关注国家发展,传授做人做事的道理。比如,讲到曲率问题,他会结合轨道设计,谈到我国高铁事业的发展,潜移默化中“跟学生们讲爱国”。当年,“中国达人秀”中的“断臂钢琴师”刘伟感动了很多人,苏德矿也经常在课堂上分享这样的励志故事。他还在微博里和同学们讨论人生,传播正能量。

  “进了浙大,苏德矿的课你一定要上”,这是浙大高年级学生给学弟学妹的“忠告”,足见学生对他的喜爱。2014年浙大“心平奖”评选结果也恰好说明了这一点:在这场5000多名师生参加的投票活动中,他以3450票稳居第一,获得百万奖金。

  除了培养学生,他还关心年轻教师的成长,经常听他们上课,对他们的教学进行指导。其它高校的老师也会经常慕名来听他的课,课后他都会热情地和他们交流。他在全国几十所高校介绍讲课六字经:“懂、透、精、趣、情、德”,在浙江六个高教园区作教学示范公开课。

  与师生交流之外,他每天用于科研的时间已经很有限。但他的学术“简历”硕果累累:主持国家“十五”规划子课题、多项省校课程建设项目,获浙江大学教学成果奖9项,发表论文20多篇,主编教材7本、学习指导书11本,制作了大量多媒体教学视频。这些成果都是以教学为主题。可以想见,他度过了多少挑灯夜战的日子。

  28年来,从“矿哥”“矿叔”到“矿爷”,苏德矿一直坚守在他所热爱的教学岗位。他把自己比作微积分中的“无穷小量”,努力做一个默默付出、有所贡献的人。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9日 15:01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