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表彰动态

家规如山

——记优秀共产党员、广东湛江市前政协主席陈光保

  廉洁修身,廉洁齐家,是共产党人应有的家风。

  它像一面立于天地之间的镜子,映照出心底无私的公仆情怀,永远怀揣一颗敬畏权力之心,替人民当好权力的“保管员”。

  家风似镜,家规如山。这是85岁老共产党人陈光保一生赤胆忠心的写照。

  陈光保曾在广东湛江市原海康县(现雷州市)当了30年县委书记、县长,63岁离休后开荒办农场、裸捐助学。他几十年如一日,成为共产党人清廉家风的践行者。

  陈光保三立家规,至今让雷州半岛群众津津乐道。

  第一次立家规,是在1964年。

  大儿子陈强告诉记者,当时父亲刚刚走马上任海康县长,就在家里宣布了“三不”家规:“不准收礼,不准走后门,不准搞夫(父)荣妻(子)贵”。

  不准收礼,是陈光保铁打的家规。他常告诫家人:“这次收了别人的针,下次就会收别人的金。”

  陈强回忆说,每年春节,父亲都会在自家门口贴出一副对联,上联“送礼可耻”,下联“受礼有罪”,横批“端正党风”,让前来送礼的人望而止步。弟弟陈主喜欢吃树菠萝,上大学时放暑假回家,纪家公社党委书记在公社树上摘了一个送给弟弟。父亲得知后,非让母亲按当地市价寄20元给纪家公社,并在汇款单上附言:“如果不够,以后再补。”

  “不准收礼”这条家规,在陈光保离休后有了小小的变通。大女儿陈忠于说,父亲离休后开荒办农场,带动了当地农民致富,村民常来看他,感谢他,顺带送来一些土特产。对于这样的“礼”,父亲往往高兴地收下,但在客人临走时,他会按照市场价回赠一个“保伯红包”。

  而夫(父)荣妻(子)贵,走后门,则让陈光保一向深恶痛绝。他有一句口头禅:“共产党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事,我陈光保干不来!”

  1974年,女儿陈忠于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来到偏远的龙门林场。1979年,同批下乡的14个知青只剩下她一人还未回城。她急了,回家找母亲向父亲说情,希望能动用关系调她回城,结果遭到陈光保当面呵斥,桌子拍得震天响。第二天她返回林场后,发现父亲悄悄在她挎包里塞了些粮票和10多元零用钱,还有几本中学课本,内夹一段赠言:“孩子,路在你的脚下。”后来,陈忠于靠自己努力考上大学,才离开林场。

  当了22年副科级的陈强,去年从雷州市供电局退休。其实组织部门曾多次考察提拔他,却都被陈光保否决:“我是县委书记,提拔自己的子女,群众会怎么看?”

  弟弟陈平年轻时曾担任村里的毛泽东著作辅导员。有关部门曾3次给陈平安排工作,陈光保知道后,立即勒令辞退,陈平至今务农。

  即使是陈光保的父母,也没享受过当县委书记的儿子带来的好处。陈忠于回忆说,“上个世纪70年代,由于闹饥荒,爷爷饿到浮肿了,父亲也没有用手中权力进行额外的救济。”

  作为县委书记的子女家属,不仅沾不了光,反而处处吃亏。

  “谁叫我们是陈光保的子女?!”陈忠于的话有点无奈,但更多的是自豪。

  第二次立家规,是在陈光保的子女们逐渐走上工作岗位之后。

  陈光保将“不贪不占”列为新家规,他“警告”子女:“如果你们中间有谁成为贪污犯,我坚决不认这样的子女!”

  即使妻子张少乔过世时,也没打破这个家规。

  2007年4月,妻子突发心肌梗塞,撒手长逝。遗体火化后,一些亲朋好友在仙过岭看中了块地,建议按当地风俗,将张少乔的骨灰安葬。但陈光保坚决拒绝:“如果人死了都占地建墓,那么今后子孙就无地可耕。”

  妻子的骨灰盒,至今搁放在陈光保的床头。

  他将“死后不占国家一寸土地”作为新的家规内容,郑重嘱咐子女:把他和老伴儿的骨灰混在一起,撒进为之奉献战斗的南渡河,流向浩瀚大海……

  第三次立家规,是在2010年。

  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家规。陈光保当众宣布,裸捐全部财产助学济困,不给子女留一分钱!他的财产包括农场收益、工资收入和子女孝敬的红包。

  陈强告诉记者,刚开始,家人想不通:父亲离休后,和母亲扛着锄头开荒,吃尽了苦,受尽了罪,将一座荒芜贫瘠的石头山硬是变成一座大果园,由于过度劳累,母亲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父亲手术失败下肢瘫痪,办起的农场好不容易扭亏为盈了,现在可好,全部捐出去……

  陈光保看穿了他们的心思。在一次家庭党员会上,他背诵党章:“中国共产党党员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

  “相比而言,我捐点财产又算得了什么?”陈光保目光炯炯。

  2009年,为了凑齐100万元捐款,陈光保执意将自己在湛江市区唯一的一套住房作价26万元卖掉。2010年,为筹捐款,陈光保向女儿借钱20万元,捐完款后,发现农场连买化肥的钱都没了,他却笑呵呵地说,“不怕,可以跟银行贷款,等香蕉卖了就有钱还贷款了。”

  迄今,陈光保散尽家财,捐款1400万元,资助奖励学生6000多人。

  对于陈光保裸捐,有人说他傻。陈光保一笑了之,他告诉记者,雷州历史上出了6位有名清官,清代丁宗洛变卖百亩祖田救济农民,陈瑸公孙二人吃一个鸡蛋,将俸禄节省下来给家乡修海堤,6位先贤都没有留下财产,“我是堂堂共产党员,为什么要给子女留财产?”

  每逢节日,子女们带着各自家人回农场团聚,陈光保往往召集一家子党员开“家庭支部会”,首先让大家汇报各自的工作,其次组织大家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

  每次开“家庭支部会”,陈光保的孙辈都要列席旁听。大孙女陈迪有时还兼做记录员。第一次参会,她感觉有点好笑,但爷爷的一句话,让她震撼:“你们最大的孝顺,就是不贪不占!”

  她想起四叔陈主在深圳市任副局级干部多年,曾有领导暗示送钱就可以更上层楼,但陈主拒绝了,他说:我可以不做大官,但我一定要走正路,做正事。

  她想起在某高校担任领导职务的小姑陈席,在招生季节不接任何陌生人的电话,成为一些人眼中的“怪人”。

  这时,她会心地点了点头。

  清廉家规像一粒粒种子,在后辈们的心底生根发芽。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2日 15:28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