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共产党员网 表彰 表彰动态

汪永进:板凳需坐十年冷

  照例,这是带学生到荒山采集样品的一天。

  早晨去的时候,还是阳光灿烂,到了中午却突然下起了大雨。

  哗啦啦,哗啦啦,雨势越加激烈,山洪暴发随之而来,汪永进和学生们在陡滑的山路上举步维艰。

  身边海拔3000米的悬崖让人晕眩,正和学生说着话的汪永进脚下一滑,摔进了山沟里……

  “只要做了这个行当,危险和辛苦就是家常便饭。”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汪永进和记者讲述着,可能是当老师的习惯,右手时而抬起比划着。而他的左手放在腿上,有时下意识地捏捏裤子,大部分时间则安静不动。正是因为那次摔伤,汪永进的左手留下了永久的后遗症。

  和汪永进约定的采访地点在京西宾馆,汪永进一出大门,并没有登记使用会议室,而是拉着记者坐在了马路边的花池台上,“就在这儿说吧!”

  夏日的阳光暴烈而刺眼,照得汪永进清瘦黝黑的脸庞更加清晰。不过,与清凉舒适的会议室相比,汪永进显然更习惯这种“户外作业”。1987年,汪永进从南京大学硕士毕业后到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任教,1993年,一次偶然的野外考察,他将洞穴石笋高分辨率古气候确立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做好这项研究,关键是要找到良好的洞穴石笋材料,这些洞穴往往人迹罕至,又大又深,常有野兽、毒蛇出没,洞内一片漆黑,稍有不慎,踏入洞中的“天坑”,就会有生命危险。“方向感不好的人要迷路的,还有可能走不出来。”汪永进和学生就有过类似的经历,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因为采集样品的艰辛,他对采来的石笋样品当宝贝一样,从来不雇人扛样品。地理科学学院的门卫最了解这位抬石头的教授了,哪怕是年三十都要为他开门,为他搞研究提供方便。

  虽然危险重重,但是为了获得一手资料,汪永进至今仍带领学生进行野外采集。石笋样本越多,数据越充足,结论才越准确。经过十年的艰辛努力、潜心钻研,2001年,汪永进的科研论文在国际自然科学的权威期刊《Science》上发表,在学术界引起了轰动。

  “做学问,一定要严谨。”汪永进语速很慢,但句句有力,“‘板凳需坐十年冷’,就是说搞科研要有耐心,甘于清贫。”

  汪永进坦言,自己的收入不高,在学校一个小小的楼梯洞里住了多年,又经历了5年与人合租的生活,才有了自己的独立住所。为此,汪永进没少挨家人的抱怨。

  其实,汪永进一直有机会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同学曾邀请他一起开饭馆、卖宝石,他却从没动过心。“我觉得没趣,读了这么多年书,不想荒废掉。”提到自己毕生的兴趣,汪永进笑得像个孩子。

  作为党支部书记,汪永进坚持言传身教,在课上和课下用心引导学生。“地质这个专业学的人不多,不好找老婆的。”汪永进笑呵呵地说,“但是别看地质不像金融啊纳米材料啊那么高端,这个学科很老,只要耐得住寂寞,也能做到世界一流。”汪永进一直坚持,要做就做到最好,“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干很多事,只要把一件事做好,就不容易。”

  有一次学校组织献血,汪永进看大家不积极,没什么人去登记,就不顾自己身体状况带头献血,学生们见此也纷纷上去献血。汪永进献完血,正好赶上家里搬家,他推着搬运车上坡路的时候,一下体力不支晕倒了。“党员嘛,就是要把自己摆在那,做表率,起个示范带头作用。”

  吴江滢是汪永进的学生,毕业后也留在南京师范大学任教,和汪永进成了同事。十几年来,吴江滢被汪永进的精神深深感染。“在学术领域竞争是很激烈的,汪老师非常大度无私,尽心尽力帮助学生,有什么好的材料都是给学生去写,自己在背后作指导,从不与别人争第一作者。”

  汪永进说自己最讨厌“假大空”,一直以来,他都用实实在在的言行去影响、感染周围人,正如他自己所说,“党员的先进性应该体现在平凡的本职工作中”。

  “他能从中获得快乐。”吴江滢说。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1日 11:17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