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黄志丽:只因多了“一点点”

——记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法官黄志丽(上)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5日 09:28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3月18日,黄志丽在办公室翻阅案前材料。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摄

  在别人的嘴里,她被称为“大姐”“妹子”“闺女”“阿姨”,满满是亲情,偏偏少威严;在同事的嘴里,她被称呼为“小豆豆”,就是“吃饭睡觉打豆豆”里的那个“豆豆”。满满是欢乐,偏偏没烦恼;在她自己的嘴里,她自称“全宇宙无敌青春美少女”,满满是自谑,偏偏缺世故。

  脱下制服,她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邻家姐姐;穿上制服,她就变成一位14年办案近5000件,九成以上调解撤诉、七成以上自动履行,至今无一错案改判、无一投诉上访的出色法官。她,就是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法官黄志丽。

  “要不是各有苦衷,谁也不会与谁选择在法庭上相见”

  小张是在快绝望的时候,无意中认识的黄志丽。2009年,小张在漳州一处新开发的小区买了套房子。本想着从此乐居于此,可没想到钱都交了快两年了,房产证、土地证仍然不见踪影,整个小区还三天两头停电、停水,绿化也没完成、道路也不完工,甚至还风闻开发商要卷钱逃跑。

  忍无可忍之下,小张组织小区里五六十位业主天天围在售楼部前维权,眼看着就要过了拿到违约金的时限了,可还没扯出个头绪,小张一伙直奔法院。“听说这种纠纷是归民庭管,我们也顾不得取号、排队,直接冲上二楼,看见有个民庭的办公室就闯了进去。”接待他们的正是黄志丽。

  黄志丽说话很和气,还答应第二天就着手处理。“有人管总比没人管强,‘死马当做活马医’,其实大家心里挺没底的。”小张回忆,半个月,他们就拿到了首笔违约金,今年初又拿到了第二笔。

  来自福州的这名开发商,第二天见到了黄志丽。原本想着这位法官肯定是义正辞严、大义凛然。“谁让咱是外地来的呢?不向着当地还能向着我?”没想到,黄志丽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要不是各有苦衷,我相信谁也不会与谁选择在法庭上相见。你的苦衷能告诉我吗?”

  “我欠业主的,大家委屈了就来围堵,不让做生意;可地方欠我的,我又该找谁诉苦呢?电不给我拉,要排号;水不给我通;要排号。我又能怎么办?”话说开了,气也就顺了。黄志丽又一次“没事找事”,主动答应要帮开发商协调通电通水;开发商也痛痛快快答应了先赔违约金,再抓紧收尾小区建设。

  “拿到违约金后,我们也就没再去围堵了。又过一个多月,小区就正常通水通电,绿化、道路也都完工了,今年‘两证’也开始办理了。黄法官实在太神了!”

  说起黄志丽的特别之处,芗城区人民法院副院长陈成刚感慨,“她总比别人多一点点倾听、多一点点了解、多一点点细心、多一点点担当。可每个多一点点都加起来,年复一年,平凡变成不凡、普通变成神奇。”

  “每一次判决不仅是法理的对错,更是社会道德的风向标”

  身为法官,面对纠纷,黄志丽有调有判。要调,就以情动人;要判,就以理服人。

  2008年,一位阿姨乘公交时,为图方便,要求司机没在停靠站而在红绿灯前下车。司机耐不住央告好心开了门,阿姨下车时又忘了雨伞,一转身再取时,被一辆同样已经停在红绿灯前的电动车绊倒,摔成骨折。纠纷由此而起,谁是主责呢?

  该案最大争议在于:保险公司认为电动车因为是超标的,所以应该算机动车。既然是机动车,就应该投保第三方强制险。但他又没投,所以理应要多赔,达到数万元;电动车主自然觉得很冤,可从理论上又辩不过,而且在过往的类似纠纷中,也都是采用了这个理由。

  和过去接手的每个案子一样,黄志丽开始查阅大量相关资料——电动车是否超标、超标后算不算机动车?如果算,要不要强制保险?

  数月后,黄志丽以判决的形式提出了她的意见:电动车的确超标,也的确属机动车、也的确应该进行投保第三方强制险,但全国各地至今未有此强制要求、也未有哪家保险公司已开展此业务,故而超标电动车主仅承担“未尽到停车时应确保他人安全的责任”,只需赔偿千余元。保险公司不服,上诉中院,二审维持了黄志丽的判决。此后,整个漳州地区,发生的类似案件,均是依照黄志丽的这次判决为例。

  “法官的每一次判决,其实都不仅仅是简单的一次关于法理的对错,判决的结果更是关乎社会道德的一个风向标。”陈志荣是芗城区法院民一庭庭长,也是黄志丽的老同事、老领导,在他的眼里,黄志丽平时非常外向、话多,凡有她必热闹;但她又比一般人更“较真”,“她每接一个案子,都先自学、学透一番相关知识,这也是她从事司法工作以来,判决案件服判息诉率达到惊人的99.7%的原因。”

  翻开黄志丽的抽屉,记者看到了厚厚一摞各种各样的证书。原来,为了做好当事人的贴心人,准确把握每一个不同对象的心理,她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率先将心理学知识应用于司法;为了解决伤者、患者纠纷,她又自学中医、医药学知识,每每与他们谈起总是让人感同身受;为了解决农村土地、财产纠纷,她把自1983年漳州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度以来的各种文件、政策、法规,翻了一遍又一遍,说出的话、判定的事竟成了当地的村规民约……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选择当法官。不是因为有权力,而是因为它在群众心目中意味着最终的公正。”面对记者,黄志丽坦言。

  普通与不普通之间(短评)

  认识黄志丽的人,都觉得她普普通通:讲起话来快言快语、办的案件鸡毛蒜皮、平常生活也爱唱歌。当翻看起她的事迹时,又觉得不同寻常:办过的几千个案件,无一错案改判、无一投诉上访。领导交待她工作,觉得放心,因为没有她办不下来的;群众找她打官司,觉得放心,因为一定是公道合情的结果。

  “普通”与“不普通”之间,距离到底有多远?其实就是那“多了的一点点”。这是社会对每一个人的呼唤。细究起来,这是一种责任与担当。每个岗位都可以是平凡或不凡,心中有责任、胸中有担当。少一点对外界的抱怨、多一点对自己的不甘,便是平凡也不凡。

责任编辑:焦健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