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斌追记:心装百姓事 胸怀为民情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2日 10:27 | 来源:法制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李培斌(右二)深入现场,化解村民矛盾纠纷。(资料图片)

  “哎,我的二儿子不要我咧!”2015年10月25日,山西大同阳高县龙泉镇司法所所长李培斌年过七旬的老母亲又一次拨打了儿子的电话,可是仍旧无法接通。“妈,不是跟您说了二哥出远门了嘛,您打电话给二嫂吧!”老人的女儿在一旁赶紧安慰一脸焦急的母亲。老人不知道,二儿子李培斌永远不能再接听她的电话、喊她一声娘了。2015年10月15日,因过度劳累,李培斌突发心脏病,与他挚爱的亲人不辞而别。

  在龙泉镇司法所墙上,张贴着李培斌的人生格言:心装百姓事,胸怀为民情。他还在墙上张贴承诺:手机24小时开通,随时等候矛盾纠纷报案,3分钟之内行动,尽快赶赴现场,解纷止争,防止矛盾激化。工作31年来,化解矛盾纠纷就是他生命的全部。他心里装着工作、装着百姓、装着家人,可是唯独没有他自己。

  一部24小时开机的手机

  “培斌的手机24小时开着,一天到晚响个不停,吵得孩子没法休息!”说起李培斌的手机,他的妻子杜润梅略带埋怨地说。在李培斌家里,《法制日报》记者看到了这部他生前使用的手机。这是一部略显过时的黑色三星手机,屏幕上有一些划痕,褐色的皮革手机套边缘已经磨破了皮。

  “我常常跟他讲,您中午把手机关了打个盹儿,他无论如何都不肯,于是每次刚迷糊一会儿就被电话铃吵醒。”李培斌的“徒弟”、龙泉镇司法所司法助理员鲁学虎说。

  “培斌实在是太忙了,吃不上饭是经常的事。”杜润梅说,李培斌无论吃饭还是睡觉,时刻都绷着工作弦,就连生病时仍放不下手中的工作。2010年,调解完一起工伤纠纷后,李培斌急性胆结石发作,被送到市里做手术。住院期间,他仍然通过电话联系还未调解处理完的当事人,忍着疼痛劝完这个劝那个。主刀大夫对他说:“你是长期着急上火引发的胆结石,今后无论如何切记不能着急。”李培斌爽快地答应了。可是出院第二天,他就赶到了龙泉镇东关村因建大棚征地引起纠纷的现场,当时他的腰上还缠着绷带。整整3天3夜,他挨家挨户了解情况,召集有关人员座谈讨论,个别谈话。在调解过程中,因为伤口疼痛,再加上身体虚弱,李培斌脸色煞白、满头虚汗,有几次差点儿虚脱。最终,矛盾调解成功了,李培斌却又一次住进了医院。

  “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照顾好他的身体!”妻子杜润梅红着眼圈说,虽然培斌看上去胖胖壮壮的,不像有病的样子,但是他患有非常严重的高血压。因为工作忙,所以一直没有好好治疗,十多年来病越拖越严重。

  “有一次我急眼了,把家里的门锁上,跟他说不去医院看病就别出门!可是他掏出手机跟我说,不是我不想去,你看人家着急找我去调解呢,不能让人家等着啊!”说到这里,杜润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夺眶而出。

  一辆舍不得坐的公车

  在龙泉镇司法厅,记者见到了李培斌生前的“专车”。这是一辆银灰色的朗逸轿车,是2012年他当选十八大代表后,山西省司法厅考虑到他经常大同、阳高两地跑,给他特配的一辆工作用车。

  “3年了,这辆车他一共没用上十次。他总是说司法所经费少,舍不得油钱,所以就近办事就走着去,远了就骑那辆摩托车去。”鲁学虎指着司法厅院里一角停放的一辆嘉陵牌白色摩托车说。

  “有一次我看见他大冷天骑着摩托车调解回来,戴着一副白手套,冻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小鲁说,当时他心里酸酸的,想劝“师傅”下次坐公车,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由于李培斌不会开车,鲁学虎成了他的“专职司机”。现在,鲁学虎一见到这辆车,就会想起李培斌坐在车上的时光。“那时我开着车,师傅坐在后面说要打个盹儿休息一下。我给他放上一段他最爱听的晋剧,他笑眯眯地合上眼睛听着,到不了5分钟后座就响起了呼噜声。”

  李培斌去世后,家人和同事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一笔永远无法报销的费用。在办公室和家里的抽屉里,散落了一大堆旧发票单据。有北京的、太原的,有油票、有出租车票,还有缴纳特殊党费的收据等等,粗略一算上万元。除了这些单据,还有各种荣誉证书、奖章和奖杯,整整装满了3个大纸箱。“他会把各种证书、奖牌擦拭得干干净净,整理得整整齐齐,放在一起。在他眼里,这些荣誉比生命还重要。”鲁学虎说。

  三间尚未建完的平房

  燕北塞外,寒风凛冽。记者来到李培斌的家里,见到了四年前他建起来的“新房”。这是位于县城郊外的3间砖木结构的平房,加上院子总面积大约50多平方米,家里的人多了空间显得很局促。在院子里,堆放着尚未用完的砖头和木料,厕所还没有建,只是用铁皮围了一个空间,里面放了一个塑料桶。

  就是这样的3间平房,还是李培斌借钱建起来的。李培斌工作31年,辗转3个乡镇,租房居住了28年。近两年在大队和热心群众反复鼓动下,才建起现在的这3间房,总支出6万元,其中向亲戚借款就达5万6千元,至今尚未清偿完。而他微薄的工资除帮助更困难的群众外,还拿出不少用于补贴工作开支。近年来,他自筹资金2.48万元建立法律服务中心,在全镇每所小学开办了“校园法律服务专栏”,帮助企业、村庄规范法律服务阵地。

  李培斌的妻子杜润梅,至今仍然没有正式工作。当选十八大代表后,不断有人鼓动李培斌说:“你现在出了名,应该去找领导解决一下妻子工作,你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子女着想。”李培斌坚决地说:“党代表不能代表私利,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爹也没给我留下什么。”

  在李培斌的家里,一共有七八个大大小小的腌菜缸,里面有萝卜、茄子、大白菜,还有大蒜。“师傅说,买鲜菜太贵,所以就做成腌菜,吃的时间也长。”鲁学虎说,李培斌去大同市参加司法所长培训之前,一大早买了一堆胡萝卜白菜,打算回来做成腌菜。可是没想到,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此文原标题为“心装百姓事胸怀为民情——追记山西省阳高县龙泉镇司法所所长李培斌(下)”)

责任编辑:田延华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