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夏明臣:他的手机号 大伙忘不了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12日 03:52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夏所长的手机号?我张口就来。那是乡亲们的救急号,一辈子也忘不了。”一位河南省上蔡县的群众告诉记者。夏明臣,一位派出所所长,离世已4个多月,为什么群众还清晰地记得他的手机号码?调离无量寺乡7年,为什么数百名群众自发赶到殡仪馆,洒泪为他送行?

  群众:他永远活在俺们心里

  夏明臣的办公室内,放着一张老旧的办公桌。崇礼派出所原副所长邝建伟说,这张桌子10多年前就有,且当时已经很旧。桌子对面,一排供群众坐的椅子,却是崭新的。

  “夏所长就是这样,给群众的,永远是好东西,留给自己的,丝毫不在意。”邝建伟说。

  无论在派出所值班还是下乡走访,年长的叫他老弟,年轻的叫他老哥,乡亲们有事、有困难、有纠纷都愿找他诉说、请他帮忙、找他化解,发现违法犯罪线索也都愿意向他提供。

  “遇上下雨天,他总是让人煮一大锅面条,见到来派出所办事的群众,便喊上一起吃。”一位群众说,一碗面条不算什么,但大冷天端在手里,暖在心里。

  对于上蔡县崇礼乡崇礼村村民范凤全来说,夏明臣不仅是一位好警察、好干部,更是他母亲的救命恩人。

  2014年9月,范凤全90岁高龄的母亲李秀兰独自去赶集,走出家2里路,一头栽倒在地。恰好夏明臣开车经过,当即将老人送往医院。

  当范凤全心急火燎赶到病房时,母亲安静地输着液。旁边,夏明臣一直在守候。范凤全说,母亲突发高血压,如果再晚一会儿送到医院,就会有生命危险。老人入院时,夏明臣垫付362元钱。范凤全执意还钱,被夏明臣婉拒。此后,夏明臣专程到家里探望,见老人住的房子漏雨,又帮着申请了6000元危房改造资金,将房屋修缮一新。“这么好的人,咋就走了?”范凤全说起夏明臣,泪水扑簌簌地掉。

  战友:他心里只装着工作

  夏明臣办公桌上的玻璃下压着一张照片,也是他留在派出所唯一的照片。睹物思人,夏明臣的战友细数过去,把他当成了学习标杆。

  上蔡县公安局局长王双印有一个工作习惯:后半夜到乡镇派出所突击检查,看是否有人值班。检查中,崇礼派出所每次都是满分。

  “每次到崇礼,夏明臣都在值班。每次过年,他都把与家人团聚的机会让给别人。”王双印说。

  “他是个工作狂,心里只装着工作。”战友说,长期超负荷工作,加上饮食作息不规律,夏明臣10年前患上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和股骨头坏死病,2011年底又患上中度脑梗塞,出现面部麻痹等症状。据同事介绍,牺牲前,他已连续4天紧张工作。“那几天他口腔溃疡、牙龈肿痛出血,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着。”一位同事说,夏明臣生病时都会请附近诊所的医生到住室打点滴,针头一拔又开始忙碌。

  夏明臣过着清贫日子,但对身边同志和困难群众却很慷慨。他经常叮嘱派出所的厨师,保证民警的饭菜质量,给年轻民警增加营养。开饭时,他让同志们先吃,自己最后吃。剩下的饭菜,不舍得倒掉,下一顿加热接着吃。

  战友们回忆:夏明臣总是穿着笔挺、整齐的警服,虽然发病时需要拄拐行走,但他精神上“站得直、走得正”。“无论在哪个派出所,他都兢兢业业、无怨无悔,在服务人民群众、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付出了全部心血。”上蔡县公安局政委徐群勇说。

  担任派出所所长20多年来,他荣立个人二等功两次,个人三等功一次,多次被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十佳股所队长”“优秀人民警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个人”。据崇礼县公安局干部介绍,有很多次,他把个人立功受奖的机会让给了别人。

  妻儿:好好生活才能让他安息

  有件小事刻在了妻子余大平的生命里:那是20多年前,有天中午,她在县城大街上突然看见一名穿着破旧衣服的男子和丈夫长得很像,凑到跟前一看,果然就是丈夫夏明臣。“我在办案,你不要跟我讲话,赶紧回家。”夏明臣说。看到一身脏衣服,背着破包、头戴草帽的丈夫,余大平很心酸。一个多月后,丈夫回家兴高采烈地告诉她,刚刚破获了一起大案,自己荣立一次三等功。

  “大热天你穿着破衣服在大街上转,就记了三等功?”余大平说,如果再回到这个场景,她会告诉丈夫“自己打心眼儿里为他高兴”。

  儿子夏翊炜小时候不止一次问余大平:“我是不是没有爸爸,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跟爸爸玩,而我爸爸不在家。”余大平不断地解释:“爸爸很忙,去抓坏人了。”

  两年前,夏翊炜应征入伍。余大平多次与丈夫商量,去部队看一次儿子,夏明臣虽然答应,但工作太忙,未能成行。

  “这么多年了,我们没有一次旅游,没有一次下馆子,没有一次逛街。我就这么一个要求,去看看儿子。”余大平回忆说,夏明臣答应2015年5月去看儿子,随后推到八一建军节,再推到国庆节。不曾料到,8月29日,他便与世长辞。

  2015年8月9日中午,夏明臣急着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把刚熨好的警服、肩章送到胡同口。接过衣服后,他便匆匆离去,前往县公安局开会。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夫妻的永诀。夏翊炜说,自己有两年多没有见过父亲。直到退伍,都未在军营中见到父母,“这是一种无法弥补的遗憾!”

  丈夫走了,余大平仍期待着像过去一样,某个时分,丈夫突然回到家中。但是,她又清楚地知道,这期待永远不可能实现。“只有将他留的遗憾,化作动力,过好今后的日子,他才能安息!”

  延伸阅读

  夏明臣:他深爱着扎根的那片土地

责任编辑:白世康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