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廉福章:一次入党 一生忠诚

——追记青海海北州原州委副书记、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廉福章(下)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5日 04:31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1955年,年轻的廉福章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信仰如根,从此,廉福章的生命中长出了“忠诚”二字。

  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原州委副书记、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廉福章在最后的弥留之际,不停地重复一句话:是党给了我政治生命,给了我为人民服务的工作,给了我和全家幸福的生活。

  乡亲们没料到廉福章“油盐不进”

  大山深处的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纳卡村,是廉福章出生的地方。这里有他的乡亲和儿时的记忆,自20岁参加工作起,廉福章一直在海北州忙碌,很少回纳卡村。

  村上很多人都知道,村里出了个“大官”。于是,有些乡亲曾找到廉福章“办事”,都被他回绝了,连他的亲侄子也遭到了拒绝。吃了闭门羹的乡亲们,渐渐打消了找廉福章办事的念头,有的对他还有“意见”。

  “本以为廉福章当了官,能给亲戚朋友谋个好差事,能为老乡料理好事,落个好名声。哪里料到廉福章‘油盐不进’,党性原则那么强,算是服了他。”纳卡村原村委会主任张长贤说。

  他当过“大官”,妻儿从未沾过光

  直到廉福章去世,乡亲们才发现他一生如此清廉,叹服不已。他家里的经济条件赶不上村里的庄稼人,他的子女各自打拼生活,没有一个人靠他“吃上公家饭”。

  走进廉福章生前的家,屋内没有任何装修,仅有几样简单的家具,都是过去的老式家具。在工作岗位上的40余年里,廉福章的家一直安在海北州,直到1992年退休,他才住进位于西宁的海北州干休所院里。

  廉福章的老伴金存玲患有严重的眼疾,微薄的退休工资远远不够每日吃药打针的费用。四个子女已步入中年,都是企业工人,家庭并不宽裕。但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孝顺老人,从不抱怨。

  大儿子廉建全说:“大学毕业那年,我打算到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父亲坚决不让,怕我受他的影响,让我自主择业。他是不愿意让我‘沾光’,我理解父亲的想法。”

  有人问金存玲:“你老伴当过‘大官’,为什么没有安排好子女的工作?”她平静地笑笑:“老廉说过,他是为大家服务的官,不是我和孩子们的官。”

  他捧一颗赤子之心,永葆党员本色

  生活中,廉福章很节俭,对自己很“抠门”,一件衣服能穿几年,一双袜子破了也会缝缝补补。他经常鼓励自己的子女独立过好各自的日子,但身边的人有困难时,他总会第一时间伸出援手,而且很大方。

  任职几十年,藏区雪灾多,廉福章几乎年年捐款,而且比其他人多很多。前几年,汶川地震、玉树地震时,退休后的廉福章依然拿出了自己积攒的退休工资,交了特殊党费。平时干休所发起的各类献爱心活动,如救助贫困儿童、捐资助学、帮扶困难群体等,他总是不辞辛劳,出谋划策,动员大家。

  去年,年近84岁的廉福章看到门源迎来了高铁,很是兴奋。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崭新的、快速发展着的海北。“我希望海北州发展起来,希望百姓过上好日子!”他最初的心愿,终于一天天变成了现实。门源是廉福章生前工作和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这里的油菜花海为世人熟知。廉福章很喜欢油菜花。他常说:千千万万朵普通的油菜花,方可汇成一片片美丽、壮观的花海,每一个共产党人都要甘作一朵普通的小花。

  2015年1月23日,廉福章带着美好的心愿,走完了他84岁的人生。

  延伸阅读:

  写在药盒上的遗嘱——追记青海海北州原州委副书记、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廉福章(上)

责任编辑:白世康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