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唱支山歌给党听——追记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前政协副主席昂嘎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8日 06:17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在玉树,很多人说,昂嘎的一生是一部当地民族风格与时代特色相结合的诗文集,经得起精挑细读;也有人说,昂嘎不只是玉树文化的传承人,更是“玉树名片”的打造者。

  昂嘎有一句话被广为流传:康巴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的确,他能歌善舞,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唱支山歌给党听》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他用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与信念将这首歌唱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玉树不会忘记

  昂嘎热爱自己的家乡。2010年4月14日,玉树地震发生,他忍着悲痛,第一时间在结古镇国青村展开了抗震救灾工作。抢救伤员,帮助群众在废墟中清理生产生活物资和财产,搭建帐篷学校,让80余名孩子及时恢复上课;他协调医疗卫生机构对全村开展拉网式防疫,国青村没有出现一例疫情、食物中毒事件,转诊10余名重伤员,治疗120名受伤的群众。昂嘎没日没夜地干,几次累倒在救援现场。2010年8月,昂嘎获得“全省抗震救灾模范”称号。

  震后不久,昂嘎建议尽快让《三江源报》复刊,他认为震后的玉树更需要精神层面的抚慰和鼓舞。的确,《三江源报》的复刊,对震后玉树社会秩序的恢复和稳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是你点亮了未来,为我们迎来全新的日子,阿爸的信念坚如高原的雪山,玉树不会忘记,只要有爱,就没有翻不过的山,也没有蹚不过的河;玉树不会忘记,只要有情,就能撑起一片爱的天空,就能拥有一个爱的世界……”

  玉树地震,昂嘎再次感受到了党和国家的温暖,他用感激的泪水写下了这首诗歌——《爱的天空》。

  2010年9月,年届退休的昂嘎,毅然担任起大型民族歌舞剧——《玉树不会忘记》创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在歌剧创作及演出期间,他经常在冰冷的板房中构思修改台本,常常一个人熬至深夜。

  《玉树不会忘记》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创造了文化艺术活动的玉树模式。同时,昂嘎为歌剧创作的主题曲《玉树不会忘记》也获得了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昂嘎的忘年交仁青占德回忆说,在编排《玉树不会忘记》的8个月里,昂嘎精益求精,身为艺术总监,他一次次与总导演叫板,一次次触景生情,潸然泪下。

  其实,早在2008年,昂嘎就被查出了肝硬化,但他毫不在意,依然忘我工作。

  由于《玉树不会忘记》的编排,昂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演出后,妻子拉珍以为他会接受住院治疗。然而在2013年,他再次瞒着医生和家人,担任起玉树灾后重建全面竣工庆典的总策划和总指挥。

  再唱山歌给党听

  在玉树灾后重建全面竣工庆典上,昂嘎决定让所有参与玉树灾后重建的援建者代表披红戴花,骑着高头大马入场,当地民众代表盛装为这些援建将士牵马坠镫,绕场一周。

  这样是不是太过了?质疑声不断。可是,昂嘎说:“我们要让所有人都看到,玉树人对党和国家、对全国各族人民浓浓的感激之情!我们要用民族最高的礼遇,感谢各路援建大军!”

  2013年11月3日,庆典如期举行。万人锅庄舞跳起来了,《再唱山歌给党听》的音乐响起来了,昂嘎止不住流下了泪水。这首曲子,表达了他一生的心愿,他沉浸其中,忘记了疼痛。

  女儿更松德吉作为医疗小组成员,远远地注视着父亲,他挺拔的腰背佝偻,一只手狠摁着腹部。更松德吉泪如雨下,父亲在用怎样的毅力控制着自己的身躯啊。她是医生,她知道病魔正撕咬着父亲;她是女儿,她更知道父亲是用最后的力气歌唱他深爱的党和祖国。

  庆典落幕了,昂嘎再也没能站起来。

  玉树州委书记文国栋说:“一个人在知道自己已患绝症的情况下,还那么拼命,常人难以做到。这是一个藏族共产党员用生命谱写的忠诚之歌,昂嘎用最后的生命导演了一场人生大戏,他不仅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康巴汉子,更是藏区领导干部的楷模。”

  潇洒的康巴人

  昂嘎于1950年5月出生在玉树州玉树县,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是孤儿,但他阳光、开朗。从小学到大学毕业,一直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帮助。大学毕业后,昂嘎以优异的成绩留校,在青海民族大学任教。

  有一天,昂嘎望着天空中飞翔而过的雄鹰,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是那只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鹰。于是,他辞了职,回到玉树,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

  回到玉树后,昂嘎先后在州文化局、广电局、宣传部、州政协工作。在此期间,他搜集整理玉树民间文学作品集十余本,玉树地区格萨尔王传77卷210多册,出版画册6本,策划、录制光盘22张,为玉树民族民间文化的抢救、挖掘、保护和传承做出了贡献。

  同时,他尊重和爱惜文化人,许多文化人都受过昂嘎的扶持和帮助。他是玉树州文化联合会发起人,文联的成立使玉树州从事文学、音乐、舞蹈、摄影、美术的工作者和格萨尔王传说演唱艺人,有了施展才华的平台。

  上世纪80年代,昂嘎负责拍摄的纪录片《格拉丹冬的儿女》,荣获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一等奖。这部纪录片第一次将玉树“江河源头、名山之宗、牦牛之地”的名片洒向世界。

  昂嘎还陆续创作了300多首诗歌和歌词,其中,《潇洒的康巴人》《大美玉树》等歌曲广为传唱。他的诗歌与音乐,早被牦牛驮进了草原深处,和着流水融入通天河畔,这个“潇洒的康巴人”,在玉树几乎无人不知。

  昂嘎有三个疼爱的孩子,大儿子桑周在玉树市一个街道办工作,小儿子巴丁松保还是一名合同工,女儿更松德吉是州医院的医生。在他们眼里,父亲是一个正直的共产党人,从不利用职权给家人谋取私利。

  昂嘎留给亲人的除了诗歌,就是上千本书籍了。在他弥留之际,穿得最多的是一件咖啡色的衣服,妻子拉珍说:“这件衣服他整整穿了4年,震后至今他没买过一件新衣服。”

  妻子记忆中的昂嘎,脸庞很立体,眼神刚毅极了,身形瘦削而挺拔。

  在2013年举办的唐蕃古道诗歌节上,昂嘎用歌声这样描述康巴人:“我的额头是巴颜喀拉山,一双眼睛是扎陵湖和鄂陵湖,两个鼻孔是长江和黄河。我洁白的牙齿永远不会脱落,我浓密的黑发永远不会变白,我嘹亮的歌喉永远不会嘶哑,我滚烫的热血永远不会冰冷,我赤诚的心灵永远不会变色……”

责任编辑:田延华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