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张国春:创造非凡的老实人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2日 05:41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创造非凡的老实人(时代先锋)

——追记献身强军实践的兵棋专家张国春(下)

  张国春(右)与同事交流业务。资料图片

  4月14日清晨,碧空如洗。为了参加在国防大学礼堂举行的张国春事迹报告会,李莉教授请了假,专门换上全新的军装。“今天刚好半年过去了,国春似乎还在我们身边。”去年10月15日黄昏,残阳如血,张国春走了。

  “他是个好人、老实人。”采访张国春的日子里,这是记者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同事战友印象最深的是,张国春温暖的招牌式微笑。

  名利面前的“隐身人”

  “他的世界里,没有名利的藩篱”

  采访中,记者发现,张国春的影像资料少之又少。难得的几张照片上,国春总是在角落。“他见镜头就躲,是个聚光灯下的‘隐形人’。”教研部主任黄艺说。

  有一年,张国春所在教研室圆满完成了专项重大任务。组织上要为他立功,他却说:“工作我来干,荣誉就让给其他同志。”最后,立功名额给了一个年轻的博士后。

  作为中国兵棋事业的拓荒者,张国春直到去世,依然是一名副教授。兵棋系统教研室主任吴琳告诉记者,“他第一次住院时,就放弃了正教授评选,他说自己不能再干工作了,名额还是让给年轻人吧。”

  “更大的付出在于不计名利。”教研部总工程师司光亚说,兵棋系统成果大多不公开发表,他们做的是隐姓埋名的学问。

  兵棋系统研发初期,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张国春带领项目组负责开发“想定数据查询系统”。这个系统的研发极为琐碎繁杂,工作量又大,很多人都不太愿意干。但张国春说,我们这个行业在冰川底下,不是在上面,是在保障,在做实事,我们完全是用实验、用数据来说话。此时张国春的身体已出现严重状况,时常头晕,且眼睛看不清东西,但他一直坚持着。

  病重后,去医院检查,张国春自己乘坐地铁去。妻子谷迎宾看着心疼,提出向单位申请用车,“别要了,单位车辆少,咱们占用一辆车,别人工作上安排都用不上,哪能成?!”

  一天,张国春感到身体再也挺不住了,到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脑肿瘤,恶性程度为最高的4级。

  住院期间,每当有战友和学生来看望时,他都不忘询问兵棋系统的进展,以及在一线部队的演习应用情况。那时,他已沉疴在身,但一说起兵棋来,依然精神焕发。

  “恬淡、内敛,纯粹、高洁,没有什么比‘好人’二字更能准确地形容他了。”向建华教授泪水盈眶。

  工作中的“拼命三郎”

  “平时不声不响,工作起来威力大”

  兵棋大楼107室,寂然无声。

  张国春的电脑、办公桌依旧保留着,一尘不染。抽屉里,满满当当塞着眼药水、止疼片……书架上摆满了书籍。

  兵棋演习教研室刁文清教授说,多少次经过这办公室,却再也看不到这里的灯光。办公室陈设原封没动,我们不想去动,舍不得他,他是我们的功臣!

  “国春团队意识非常强,作为主管设计师之一,他注重协作,主动预置接口,为整个系统的集成奠定了基础。”胡晓峰评价自己的学生:他不仅有能干活的水平,还具备多干活、多吃亏、多奉献的襟怀。

  “他平时不声不响,可工作起来威力大、效率高。”同门师兄杨镜宇教授说,这大概就是大家封称张国春为“无声手枪”的缘由——虽沉默寡言,却身怀绝技。

  杨镜宇不会忘记和张国春一次推心置腹的交流。“兵棋系统这一行,工作不是靠嘴说的,是靠手指头在键盘上一行行代码码起来的。”

  张国春被检查出癌症前,还在编程序、写代码。而一般的程序员很多到30岁时就写不动了。他觉得只有这样做,自己才踏实放心。

  李莉是张国春的硕士同学。她告诉记者:“从1998年研究生毕业到去世,同在一个大院,我们之间只见了五次面,其中两次是在张国春加班的路上,一次在他的办公室,一次在去医院看望他,最后一次在八宝山。”“作为一个军人,加班,就是战斗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李莉快速的语气中充满对昔日同窗的敬佩。

  当研发遇到最大瓶颈的时候,张国春主动请缨,担负系统的设计研发工作。对于难点、重点和关键点,他细致到每行代码都要亲自参与研究调试,用3个月时间完成了需要一两年才能完成的任务。

  由于长年累月超负荷运转,张国春的身体每况愈下,发病前的两三年,他时常头疼头晕、眼睛肿胀、充血。张国春还因此调整了作息时间,晚上早睡,第二天四五点起床,“他工作的时长并未因此改变,就是要保证自己的工作时间。”同事刘洋说。

  张国春的身体每况愈下。领导再三催促到医院检查,为了不耽误系统研发进程,张国春一推再推:“我有太多的事要做啊!”

  “他太累了,也该歇歇了。”张国春的导师胡晓峰回忆时,不由泪泣。

  家人眼里的“极品暖男”

  “我都记在心里,来生再报答”

  张国春和妻子谷迎宾结婚22年,感情一直很好。生活中的张国春,把绵长和深沉的爱埋在心底。

  同事赵晔记得,有次演习需要借用张国春的笔记本电脑拷贝和打印素材。问其密码,张国春说出了一串数字加字母——“jiehun16nian”。

  旁人一头雾水,一再询问其中含义。赵晔只记得张国春颇难为情,“他说这是‘结婚16年’的缩写,密码一年一改。”

  时值兵棋系统攻关节骨眼上,张国春的女儿,恰在那一年中考。思来想去,张国春为了不耽误研发工作,愣是“狠心”将女儿送到京郊住校补习。

  “其实他早有预兆,一声不吭。后来我们劝他早去医院查查,国春总以工作要紧为由,敷衍过去。”谷迎宾哽咽地对记者说。见丈夫忙得像个陀螺,妻子心疼地埋怨:“你不要命了!”

  张国春听后,长吁了一口气:“事没做透,我放心不下呀!”

  “他起早贪黑,虽然同居一室,有时候几天都说不上两句话。”谷迎宾说,她和女儿早已“适应”这种状态。有时,张国春偶尔周末或晚上没有加班的时候,她们反而觉得不正常。

  在一次家庭聚会上,张国春一杯酒加上一句“谢谢”,几乎敬遍了亲朋好友。最后,他醉了,逢人便说:“这么多年来,我亏欠妻女太多太多……”

  第一次手术前,张国春拉着妻子的手:“今后你一个人将会吃更多的苦,这些年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来生再报答吧!”

  “原来我对国春还有点怨言,慢慢地也就理解了,在家庭和事业中,他也想找平衡,但是职责所在,他只能把事业摆在前头。”在她的印象中,丈夫会以自己的方式表达愧疚:凌晨回家后,尽量不吵醒家人;即使加班再晚,张国春每天都要早起,为妻子和女儿做好早饭。

  “我们一直没有买单位建在城里的经适房。”谷迎宾说,这主要是因为张国春为了方便加班。从家到单位步行只要15分钟,时间对他太重要了。

  谷迎宾点开手机,泪眼凝眸处,她的“朋友圈”里载满了对丈夫的深情倾诉——“认识并牵手国春,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运和幸福!”

  延伸阅读:

  兵棋战场的生命之光——追记献身强军实践的兵棋专家张国春(上)

责任编辑:石光辉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