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祝榆生:三代坦克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10日 07:13 | 来源:人民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三代坦克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时代先锋)

——追记九九式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下)

  2005年,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授予祝榆生兵器工业科技发展终身成就奖。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兵科院书记胡高社说,现场的掌声响了很久,从没有过的久。同事们终于找到机会表达对他的崇敬,于是一个劲儿地鼓掌!敬他带领中国兵器工业迈入世界先进之列的光辉业绩,更是敬他一生淡泊名利两袖清风的高贵品格。

  “这个奖,留给年轻人吧”

  追思会上,原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办公厅主任蔡寅生说,做了祝榆生20多年助手,却从没听他讲过自己的光辉历史。自己还是在看百科全书军事卷时,才知道身边这个老头有过这么多功绩。和祝榆生共过事的人,都能讲一两件他推卸荣誉的故事。

  2003年,祝榆生被聘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特聘科技带头人,每月补贴4000元津贴,他拒绝了;2005年,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奖励他20万元奖金,他又拒绝了;祝榆生是三代坦克总设计师,可在申报国家科技进步奖的时候,他却拒绝写上自己的名字。

  祝榆生说:“三代坦克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大家一起做的工作。127家研制单位参与其中,很多人不能留名。我这么大年纪了,得这个奖没用。留给年轻人吧,评职称用得上。”听说祝榆生不肯留名,大家都不肯写上自己的名字。没办法,负责申报奖项的人只好偷偷写上了祝榆生的名字。

  他记挂着年轻人评职称,自己却从来不想这些。有一次,记者采访时问他,你培养了那么多院士,为什么自己不是院士?他一下愣住了,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建党90周年前夕,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要评他为优秀共产党员,耄耋之龄的祝榆生这回甚至严肃地写了封拒绝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不值得宣传;比起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们,我做得还很不够……应该多宣传他们……我恳请集团公司党组不要评我为优秀共产党员。”

  “国家的钱,一分也不能乱花”

  祝榆生的助手们一致说,他不大想钱的事,除非是国家的钱。

  作为第三代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掌握着巨额科研经费,可他的办公室却十分简陋。原三代坦克总师办副主任段剑英说,祝榆生的办公桌是从仓库里“捡”来的60年代的旧桌子;他的椅子就是一个木板凳,上面放着一个花布棉垫。为了方便讨论工作不得不添置了沙发,还是帆布旧款。噪音很大的窗式空调,是助手们假说自己嫌热,他才勉强同意装上的。

  祝榆生自己的生活,就更加简单了。他的家在南京,研制第三代坦克那20年,他几乎没回去过。他在研究基地的住所,是老式“眼镜房”——说是两室一厅,可客厅小得只放得下一张餐桌。除了把木窗棂换成铝合金,祝榆生的家没有任何装修,仍是旧时的水泥地面。第三代坦克边研发边经营,赚了一些钱,科研基地盖起了宾馆,邀请他搬到宾馆去住,他却拒绝了。

  独臂给生活带来很多不便,可祝榆生从没因此搞过特殊化。比如洗衣服,一只胳膊没法拧干,他就在墙上钉个钩子,把衣服的一端挂在钩子上,用手拧另一端。去俄罗斯出差期间,人家的墙上不让钉钉子了,同行的助手傅宝玉提出把衣服送出去洗,祝榆生把脸一板:“不行,国家的钱,一分也不能乱花。” 傅宝玉又说自己帮他洗衣服,他也拒绝了。他说自己的困难自己可以克服。

  “不学习,就不知道怎么过日子”

  追思祝榆生的一生,同事们无不赞颂他的勤奋好学。

  41岁那年,已是部队高级干部的祝榆生,主动要求去当时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工作,担任炮兵工程系副主任,就为可以旁听各个系的许多课程,丰富自己的理论基础。在中国兵器工业科学院主管兵器科研工作时,祝榆生自学了系统工程理论、运筹学等新学科知识,积极了解国内外各类新技术。

  原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办公厅主任蔡寅生说,祝榆生是一刻不学习就不知道怎么过日子的人。

  祝榆生每年要自费订阅各种学报。俄罗斯有一套坦克专著,总共11本,十分专业,他读了不止一遍。他的书架上不仅有专业书,也有很多文学书,每年还要添置几本畅销书。助手们对祝榆生的回忆,总有他拿着放大镜读书的画面。

  “祝榆生脑子里总带着问题,不管是到工厂还是研究所,碰到什么人,就讨论什么问题。”傅宝玉说,“他不光自己学,还安排别人学。他的研究生,一报到就给安排了学习任务。”

  在祝榆生的感染和带动下,他的同事、助手、学生都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研制三代坦克的同时,还培养了一支技术过硬、勤勉克己的科研人员队伍。他们中有中国工程院院士、兵器工业首席专家,也有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带头人。如今,这支队伍正支撑着中国兵器工业向新的高度冲锋……

  延伸阅读:

  【时代先锋】祝榆生:老骥伏枥 铸魂兵工

责任编辑:黄杏洁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