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祝榆生:一切献给党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9日 06:08 | 来源:光明日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传奇总师:一切献给党

——追记我军第三代主战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上)

  祝榆生(右二)在工作中(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从胸前挂满勋章的独臂战斗英雄,到我国第三代主战坦克的总设计师,96载岁月,祝榆生书写传奇人生。

  20岁加入中国共产党;30岁在迫击炮敌前试射中失去了右臂;41岁放弃任职机会走进哈军工;66岁受命担任第三代主战坦克总设计师;80岁高龄仍奔波在炮弹试验现场……祝榆生,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中国兵器人的最高境界——把一切献给党。

  他的成就,载入兵器工业的史册

  “在三代坦克这样一个复杂而宏大系统的工作中,您的智慧、科学决策能力和勇于替下面技术人员承担风险和责任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我们。您以您的智慧、勇气和人格的力量给了我们莫大的鼓舞和宝贵的支持。”

  ——在祝榆生九十岁生日之际,参与过三代坦克研制的几位学生写给他的一封信。

  兵者,国之大事。在富国强兵的历程中,一些瞬间永远地载入了史册。

  199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阅兵式,三军阵列,铁甲生辉。首次公开露面的99式三代主战坦克组成的方阵威武驶过,振奋了国人,震撼了世界。

  看到这威武雄壮的一幕,三代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热泪盈眶。

  坦克是陆军的主要装备之一,对现代化陆军来说,主战坦克的性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兵种的战斗力。我国是一个有漫长陆地边境的大国,主战坦克的性能对国防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20世纪80年代初,中央下达了国家重点装备项目——99式三代主战坦克的研制任务。

  “我国一代坦克,如59式坦克是完全仿制苏联的坦克;二代如69式、88式是仿改坦克,在59式坦克基础上改进;三代坦克则必须是自主研发为主。”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三代坦克副总设计师王哲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当时,我国兵器工业的设计能力、工艺水平和工艺装备等都与发达国家存在巨大差距。面对艰巨的挑战,谁有资格担任99式坦克的总设计师?谁有能力带领研制队伍拉近和国外先进水平几十年的差距?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邹家华点名请祝榆生上阵。

  1984年的夏天,北京西郊槐树岭,66岁的祝榆生带领科研人员展开了一场鲜为人知的国防高科技攻坚战。

  从那时起,祝榆生家的灯常常亮到深夜。在十几年的研制历程中,他拖着断臂,奔波于各个条件艰苦的试验场地。工作中多少次跌倒、骨折过,但只要能走,他就一定亲自到试验现场。满头白发的祝榆生拼命工作的身影深深打动着团队的每一个人。

  他的行动,激励着身边的每个人

  “我从1938年10月入党以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不值得宣传。比起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们,我做得还很不够。”

  ——建党90周年前夕,得知兵器工业集团要评他为优秀共产党员,祝榆生写给党组的一封信。

  三代坦克设计之初,中央军委给祝榆生的任务是“定型以后,能与世界先进的坦克相抗衡”。从战争中走过来的祝榆生,把目标瞄得更远。

  15年后,横空出世的三代坦克机动性能与国外先进坦克相当,火力则更强,并且在世界坦克史上首次采用了主动防护系统,跨越性地完成了研制我国先进主战坦克的任务,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主战坦克跻身世界先进坦克之列。

  三代坦克的研制单位有127个,一半以上是兵器系统以外的工厂、科研所和院校,调集了全国有关领域的精英。祝榆生靠什么凝聚人心,让精英们发挥出最大的能量?

  “共事多年,我从来没有见祝榆生乱发过脾气。他看上去就是一位慈祥睿智的长者,但指挥若定,令大家不能不服。”三代坦克的军方代表、原总参军训与兵种部装甲兵局总工程师姚神保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老部下、老同事都对祝榆生表达了深深的敬意。在他们眼中,祝榆生具有系统科学的理念、丰富的经验、渊博的知识、高超的协调驾驭能力以及清廉的人格魅力。这些特质铸造了祝榆生传奇的人生,更是三代坦克集体成功的巨大牵引力。

  将近20年时间,王哲荣与祝榆生朝夕相处,办公室紧挨着,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研讨问题。“祝老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灵魂。”王哲荣由衷地赞叹。

  “祝老有着我们这些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所没有的战争经历,后来又在哈军工等高校进行教学管理并自学,担任过兵器工业部科技委副主任。他深知战场上需要什么,持续学习使他时刻保持着对世界军事科技最前沿动态的把握。”三代坦克副总设计师、总师办主任傅宝玉说,“他比装甲兵还装甲兵。”

  三代坦克研发,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研发、体现中国特色、考虑实战需求的研制道路,新设计部件占89.85%,在火力、火控、传动、防护、光电对抗系统、新材料等方面都是首次自主开发研制。

  他的精神,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祝榆生居住的房屋冬天阴冷,女儿趁他出差时给邹家华写了一封信,希望组织上能够换一套条件稍好的房子。祝榆生得知后,严厉地责备了女儿,马上给邹家华另写一封信,并请求将原信退回。

  ——“信是我送到邹家华手中的。”跟随了祝榆生30多年的司机陈明珠说。

  2005年,祝榆生获得“兵器工业科技发展终身成就奖”。当他踏上领奖台时,会场上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人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来表达对老人的尊重和敬意。

  三代坦克共获得国家技术进步和国家发明一、二等以上的奖项3项;部级科学进步一、二等以上的奖项15项和多项国家专利及科工委装备研制金奖。

  作为总设计师,祝榆生提出并实行“系统取胜”的设计思想,以优化、匹配系统性能,有效解决了三代坦克指标高、难度大与我国技术基础薄弱、部件储备缺乏之间的矛盾。“系统取胜是一个很重要的理论,通过分系统的优化组合,达到总体取胜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傅宝玉说,“这个指导思想,在三代坦克研发团队深得人心,标志着我国的坦克研制走向成熟。”

  祝榆生倡导的高起点、高综合、技术上螺旋上升、分步到位的技术决策思想也是三代坦克研制成功的关键。系统是开放性的,重点落实了高综合、先敌应用新技术、广泛采用先进技术、力争单项技术突破站稳制高点。三代坦克有11项子系统为国际先进或领先水平。

  三代坦克要出硬件、出软件、出人才。祝榆生的目标实现了:综合性能具有当时国外主战坦克先进水平;完成有关软件设计应用62项;技术队伍按老中青相结合,参研副主任设计师以上有500多名,培养了一批专业配套、系统带头的中青年技术骨干,有数百人获得各级各类科技奖。参与三代坦克研制而成长起来的人才济济:有中国工程院院士、兵器工业首席专家、科技带头人等多人。

  作为三代坦克的总设计师,祝榆生绝对有资格站在褒奖的浪尖,但他却像当初平静地接受任务一样,默默地退到了聚光灯之外,不带走任何功名。

  祝榆生淡泊的不仅是荣誉。作为三代坦克总设计师,他手里掌握着近亿元的科研经费,却将总设计师办公机构选设在一个简易楼,自己的办公室只有十几平方米,直到1998年才勉强同意安装了一个简陋的窗式空调。

  “居陋室,不知老之将至。”祝榆生一直居住在一栋20世纪60年代修建的砖瓦楼里,兵器集团多次提出给他调换,他都说:“不就是放一张床吗?弄房干什么。”水泥地板,白粉墙壁,祝榆生却在这里工作不辍,思考不息。

  “祝榆生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每顿饭只吃一两多粮食和简单的青菜。很多人都好奇,他那么旺盛的精力是从哪里来的?”陈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

  2014年10月23日,祝榆生在京逝世。他把对祖国和人民深沉的热爱,对信仰不渝的追求,融入奋斗一生的国防事业,以自己的行动践行了“把一切献给党”的诺言。(记者 张翼 钟超)

责任编辑:石光辉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