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时代先锋】蒋佳冀:“金头盔”不是好戴的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2日 06:23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金头盔”不是好戴的

——记成都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蒋佳冀

  “青春战鹰”蒋佳冀。刘应华/摄

  在没有见到蒋佳冀之前,记者自觉对他已经很“了解”。因为只要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蒋佳冀”3个字,马上就能看到他驾驶三代战机的英姿,知道他是我国首位两次夺得象征中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职业最高荣誉“金头盔”的飞行员。见面后,这位“个性张扬、内心敞亮”的80后航空兵团长,果然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鹰眼”不是一天练就的

  初见蒋佳冀,是在2014年年末的一个夜晚。

  不久前,这位特级飞行员刚刚担任成都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就带队赴西北进行实弹打靶。“前两天刚回来”,一见面,脸上棱角分明、眼神发亮的蒋佳冀就告诉记者。

  让蒋佳冀广为人知的,是2011年年底空军第一次“金头盔”比武。2012年五四青年节那天,《中国青年报》以《80后王牌飞行员夺得“金头盔”》为题,推出蒋佳冀的报道。那一天,蒋佳冀登上了众多网站头条,成为青年节里最闪耀的青年明星;那一天,这场空军竞赛性考核成为网上热议的话题。

  在一间空旷的会议室里,身着空军制服的蒋佳冀连比带划地向记者还原那场激烈的自由空战。

  2011年,空军首次组织三代战机同型机空战比武。从超视距空战到近距空中格斗,从精确制导武器到目视航炮射击,这次比武考核是空军向实战化训练转型改革的坚实一步。

  此次比武第一次取消了高度差。“通俗地说,就是在天上随便打,只要战机与战机间距大于300米。”蒋佳冀给记者解释说。

  从空军层层比武选拔出的100余名精英飞行员决战蓝天,争夺10顶象征中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职业最高荣誉的“金头盔”。

  第一战,蒋佳冀的对手是一位来自王牌部队、“曾跟外军演习过”的老飞行员,飞行时间、阅历和装备都优于他。

  驾驶三代战机升空后,蒋佳冀通过一系列操作,对对手实施了强电磁干扰。“这是我和战友们一起反复研究的战法,相当于蒙上了对方的眼睛,让他无法截获、攻击我”。

  彼时,电子战早已在全军深入展开。如何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蒋佳冀和战友们进行了长期攻关。

  双方战机相距××公里时,蒋佳冀开始按既定战法进行机动,降低被对手雷达截获的可能性。

  “‘敌’机机动,干扰有效!” 耳机里传来地面指挥所领航员的通报。“我马上停止机动,转回来搜索对方战机!”蒋佳冀的语速急迫起来。

  此时双方战机相距××公里。根据经验,××公里是目视搜索的极限。为了做到“先敌发现”,蒋佳冀和战友们想尽了各种办法苦练“鹰眼”。平时他甚至会用铅笔在墙上点一个黑点,猛一回头,要迅即在一大片白茫茫的墙面上找出那个针孔大小的点。

  这次,他一眼就捕捉到了××公里外那个正在机动的“小黑点”。“注意转近战!”耳机里再次传来领航员的声音。他立刻操纵战机转入近战模式,两机以每小时1800公里的相对速度闪电般接近。

  会议室里,蒋佳冀用双手模拟着两架战机的飞行轨迹,战机从高空一直缠斗到中空。一系列激烈的近距离格斗之后,他的战机突然出现在“敌”机尾后。“当时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他轻描淡写地说。

  随后,4枚导弹相继向被咬尾的“敌”机射去,一次交锋结束了。

  比武采用计分制,单场比武共4个回合,满分48分,他最终以42∶0完胜。

  蒋佳冀一战成名,并成为当年10位夺得“金头盔”的新战机飞行员中最年轻的一位。直到今天,这场42∶0的经典之战仍让“空军杀手”们津津乐道。

  一年后,蒋佳冀再次在自由空战比武中夺得“金头盔”,以至于很多飞行员都把目标直接定为“超越蒋佳冀”。

  热爱+坚持+天赋=成功

  也是在同一间会议室里,蒋佳冀的领导和战友们七嘴八舌的讲述,竟然让人看到了“另一个”蒋佳冀。

  “喜欢看时尚杂志,穿衣有品位,出门经常戴很酷的墨镜。”

  “逢节必给妻子送花。”

  “他就像个大男孩儿。”

  是什么让一个普通的80后,成为今天的空战王牌飞行员蒋佳冀?这要从15年前开始说起。当年正读高三的蒋佳冀被电影《壮志凌云》“大大感染”,决定报考空军飞行员,理由只有一条:想飞战斗机。

  有记者问蒋佳冀“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的答案是:热爱和坚持。一旁的团政委张红平马上补充道:“还有天赋。”

  提起热爱,蒋佳冀最先想到的是自己2001年的第一次飞行。“临飞前的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把头盔、手套、皮鞋都拿出来,擦了又擦。”真正飞行时,他显得有些紧张。“特别是当飞机滑动、起飞,起落架一收,整个心都悬了起来!”一直到教员做完所有动作后,他才放松下来。“飞行原来是这么回事儿!看着座舱外面的蓝天白云,我好像融入了天空,一下就爱上了飞行。”

  2003年军校毕业时,他婉拒“留校当教员”的劝说,选择到一线作战部队。为了飞新型机型,2006年,他放弃了在二代机部队提前晋职的机会,从头开始改装三代战机。在空军,飞行员把改飞新机型叫做“改装”。有人问他改装三代机后有什么感觉,他说:“就像从机械时代进入信息时代!”

  15年里,蒋佳冀曾经进行过多次改装,每一次都要重新学习。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蒋佳冀表现出过人的勤奋和天赋。

  但每次改装新机,他总是第一批放单飞。连为人严苛的教员都夸他是“飞行天才”。“我是在表扬中成长到现在的。”说起这些,这位80后显得自信而平静。

  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国家

  在采访中,蒋佳冀很少提到飞行以外的东西,比如家庭。对一名空军飞行员来说,谈家庭往往意味着谈奉献。张红平说他作过一个统计,一年的节假日大概有115天,飞行员只能休息四分之一的时间。遇上去外地驻训,有时半年都回不了家。

  一位飞行员妻子说,飞行员家属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只要丈夫有飞行任务,不管多晚,她们都会等丈夫着陆后打来报平安的电话才会休息。“家庭确实照顾得少,所以每次回家全部时间都是陪家人。”说起这些,蒋佳冀一脸愧疚。

  在师政委廖应宾看来,飞行员不仅要面对与家人聚少离多的情况,还要面对种种诱惑。只要蒋佳冀愿意,战斗机飞行员转民航当机长非常容易,那意味着能获得相当可观的收入。

  蒋佳冀说,15年来,支持他的除了对飞行的热爱,还有一种自豪感。“当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国家的时候,那种自豪感更加强烈。”令廖应宾印象很深的是部队2014年外出驻训,蒋佳冀和他聊天时的“一次自然流露”,“当时,他告诉我,他唯一遗憾的是只能为祖国牺牲一次!”廖政委评价说:“蒋佳冀这小子很有血性!”

  2013年和2014年,蒋佳冀所在的师都因为执行任务错过了空战对抗检验性考核。2015年,蒋佳冀将再次披挂上阵,带队出征争夺“金头盔”。蒋佳冀坦言这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但只一瞬,自信又展露在他脸上:“其实每次飞行都是一次挑战,飞行员最不怕的就是挑战!”

责任编辑:石光辉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