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选择妇幼职业 就是选择了奉献”——记凉山州昭觉县妇幼保健院院长俄木阿呷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09日 16:36 | 来源:新华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每年下乡200多天,为彝族妇女建立孕产妇急救通道……作为大凉山腹地昭觉县妇幼保健院院长,30年来,俄木阿呷的足迹遍布大山深处,风雨无阻地奋斗在妇幼保健工作最基层,为彝族妇女儿童健康撑起一片蓝天。

  带着“察尔瓦”下乡

  “察尔瓦”是彝族男女使用的披衫,也是俄木阿呷每次下乡的必备品。山区人口分散,大多不通车,大山深处只能靠两条腿,过山涧、攀高岩是常事,往往还要露宿山野。

  去年8月,俄木阿呷和同事到县城最偏远的且莫乡洛木村,对村里2个孕产妇进行随访。山高路陡,一行人走了6个小时才到达。做完工作后天已经黑了,俄木阿呷一行只好在地上铺上干草,裹着“察尔瓦”席地而睡。

  长期基层工作,广大彝族妇女生活条件的艰苦、卫生环境的恶劣和自我保健意识落后深深刺激着俄木阿呷,作为彝族人,她立志提高农村妇女保健意识,改变彝族妇女儿童的生存状况。经过多方奔走联系,2009年她争取到了中国初级保健基金会的支持,免费为全县育龄妇女开展妇科病普查、液基细胞检查和聚焦超声免费治疗宫颈炎。

  那段时间,俄木阿呷带着妇幼保健院的医务人员,背着炊具和“察尔瓦”,走村串户为育龄妇女做妇科普查,坚持了整整10个月。在一次检查中,俄木阿呷发现1名30岁的妇女疑似患有宫颈癌,立刻为其联系医院就诊,还为这名妇女争取了治疗经费。

  “这是我的家乡,我有责任让妇女和儿童生活得更好、更健康。”在俄木阿呷看来,妇幼保健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都在最基层,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面对面”的“钉子”精神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彝族农村妇女多在家生产,不做孕期保健,不良生活习惯和生殖健康知识的缺乏,一度让昭觉县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居高不下。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俄木阿呷经过长期探索,找到了一套“面对面”的健康教育模式,每年定期组织宣传队伍历时2个月对全县47个乡镇育龄妇女开展健康教育宣传。

  四开乡的阿子阿土在有了第一个孩子后染上艾滋病,并传染给了妻子阿都阿牛。阿都阿牛再次怀孕后,俄木阿呷马上到其家中做工作,宣传母婴阻断的好处及艾滋病的危害。刚开始,阿都阿牛还不理解,多次赶俄木阿呷出门。俄木阿呷没有放弃,三番五次上门“面对面”动员。在她“钉子”一样坚持下,阿都阿牛态度终于转变,答应进行母婴药物阻断,最终生下了健康的孩子。

  在俄木阿呷的努力下,彝族妇女传统思想观念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住院分娩的孕妇越来越多。全县孕产妇死亡率从2000年的171.94/10万降低到2013的47.31∕10万,婴儿死亡率从2000年的33.01‰降低到2013的13.72‰,今年1至9月,住院分娩率达到了82.67%。

  大家眼中的“工作狂”

  工作30年来,俄木阿呷没有休过一天假。曾经有机会可以调离大山深处,但她义无反顾地选择留下。

  “我选择妇幼这个职业,就是选择了奉献,我只想好好为自己的同胞做点事。”多年来,俄木阿呷一心扑在工作上,被大家称为“工作狂”。

  2008年初,在去偏远的支尔莫乡途中,俄木阿呷突然身体不适,脸色腊黄,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滴落下来,她用手死死压着腹部。同行的人吓坏了,要立刻送她回城看病,可她却摇摇头说:“没事,把工作做完再走,可能是胃疼,我吃点药就好了”。

  同样的场景经常出现,长期不知疲倦的工作,让她疾病缠身。2012年9月的一天,俄木阿呷从竹核下乡回来后感觉头晕无力,同事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做相关检查,检查结果让大家都大吃一惊:子宫肌瘤、慢性胃溃疡、高血压、肩周炎。

  同事白兴英说,到现在,俄木阿呷都还没去做子宫肌瘤切除手术,每次问起来,她总说,干完工作再去,就这样一直拖着。(记者 董小红)

责任编辑:白世康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