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做一个有“温度”的法官——记模范法官黄志丽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05日 13:46 | 来源:新华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见到黄志丽,若不是这身制服,很难将眼前这个个头不高、活泼爱笑的人与报纸上多次报道的“全国模范法官”对上号。

  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很喜欢叫她“丫头”、“妹子”,似乎她一直以来都是村里的自家人,没人会把她当做海报栏里规规矩矩的模范人物。

  “村里的小矛盾纠纷比较多,她下去调解时,很少跟你讲大道理,而是先坐下来,用当地的闽南语土话跟老人们聊天。”南坑街道农友村村委柯来山一直敬佩黄志丽的耐心,跟她相比,自己成了一个“糙汉子”。

  “案结”、“事了”、“人和”,这是黄志丽和她的同事们一直追求的目标。

  “法律是冰冷的,但法官应有温度。”十多年来每天不断接触各种邻里纠纷、父子矛盾、夫妻不和,黄志丽十分明白,“每个案子背后其实都是有情感的。人与人的情感本来就比较脆弱,互不退步走上法庭一判,就把原本已经岌岌可危的关系给强行割裂了。”

  自2001年在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法院任助理审判员以来,黄志丽共审结民商事案件5034件,无一发回重审、无一投诉举报,案件服判息诉率高达99.7%,当事人自动履行率达75%。

  2012年6月,黄志丽所在的法院成立了“黄志丽法官工作室”。两年多来,黄志丽和她的同事一共为群众答疑解难474次,进社区法律服务134次,巡回办结案件94件,诉前联动化解民事纠纷505件,其中涉老、涉妇、涉少等婚姻家庭纠纷达56.2%。

  “刚开始跟这么一个先进人物天天在一起,感觉她跟我们做一样的事情,上一样的班,也没什么不一样啊!”芗城区法院副院长陈成刚说,“共事10多年,才发现她每件事都比别人更认真一点点,对老百姓更热情一点点,10年下来,这么多‘一点点’就让她完全不一样了。”

  2011年夏天,案件当事人游某怀有身孕又与嗜赌的丈夫闹离婚,半夜跑到漳州大桥寻死。黄志丽凌晨两点接到她的电话,二话不说赶往劝阻,两人一起在雨夜里谈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安顿好游某回家,黄志丽才发现生病的老父亲一直在客厅等着她。

  “你是家里的黑户了,还知道回来啊?”父亲假装生起气来。

  “爸,那我到哪可以办个暂住证呢?”

  “出门左拐,电线杆上有。”父亲打趣说。

  调侃完后,黄志丽安顿好父亲休息,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眼泪簌簌地往下掉。

  “有时也会累,有时也很难受。刚工作时天天都做噩梦,梦见走向法庭的路怎么走也走不完。”经常加班,每天面对各种冷冰冰的社会恩怨,让不少法官患上了抑郁症,但这却让黄志丽更要强。“我不太喜欢把矛盾、难题推给上级或同事,那其实是一种懦弱、逃避。”黄志丽说。

  “把一个案子做到位,大部分法官都没问题,但坚持十年做到这样,就不是谁都可以的了。”黄志丽的同事陈志荣说,“作为女性法官,她身上的那些‘细腻’和‘温度’是我们所欠缺的。”

  2010年,农民工许某从脚手架上摔下来,高位瘫痪,许某的妻子带着许某向包工头要赔偿。黄志丽赶到时发现许某妻子忙着与包工头纠缠,许某被扔在工地上,大小便失禁,无人照顾。出于本能,黄志丽拿出随身的帕子帮许某擦去脸上的秽物,给他喂水。经过6个小时的调解,包工头终于答应了赔偿,许某被妻子带回家养伤。

  一年之后,黄志丽回访许某,许某说:“当时我老婆对我这样,我觉得不如死了算了,是你像亲人一样照顾我。我也报答不了你什么,只能祝福你!”

  办案十多年来,正是这些朴素的话语,让黄志丽觉得温暖。

  “有时就是这么一句话,让我觉得付出是值得的。”黄志丽说,“选择了做法官,就注定要为民奉献。能给人带来温暖,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责任编辑:白世康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5010100